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江菁相救 神女西来
时间:2020-12-08

「鸡巴,我要鸡巴,操我——操我——」傲霜只感胯间火炙般像是要烧起来一样,她眼中现在只剩下那匹在地上挣扎着的骏马的马鞭!
用它一定很爽,很爽的!傲霜似是失去理智般冲以骏马身边不顾它踢起的马蹄一把揪住它的马鞭大力挫揉着。
「唏唏——」骏马似也被傲霜小手的刺激弄得异常兴奋,那原本软垂的马鞭竟竖起来化为一尺半的凶器,一股黄浊的马精从黑色的马鞭头上涌出,那腥臭味熏得她双眼发直恨不得马上将它插入自己的玉蚌之中。
然而在她潜意识中却又在阻止自己进一步的行动,尽管这根马鞭肯定能给她带来莫大的快感,可是她仍旧在抗拒着。
我是一个人,我可以被其他男人干,但绝不能和一头畜生干,那————那样我就彻底和畜生没两样了,我————我就再没脸见夫君了。
傲霜拼命摇着头努力摆脱内心想要人兽交合的绮念,此时背后一个声音拯救了她。
「姑娘,你————你在干什么呀?需要我们帮忙吗?」一个粗壮的男子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呼呼呼——哈哈哈」傲霜听到这声音像是得救一般,她猛的一回身像头饥渴难耐的母狼般扑向王四,一把就把王四按在地上。
王四看清了眼前按倒他的竟是个美若天仙的绝色女子,而且身上只是披着件外衣,胸前两团点缀着红葡萄的硕大雪乳抖动着,两条雪白的大腿间是红肿充血的玉蚌,而阴毛则是一根不剩。
而天仙双眼血红脸上带着疯狂的痴笑,口水正不断自她的嘴角溢出,这是天仙还是勾人魂魄的女妖精?王四只知道自己的裤裆在第一时间便硬了起来,而那天仙只一把就将他的裤裆撕裂露出高举的肉棒来。
「姑娘————-我————-我要——」王四说到嘴边上的拒绝之词瞬间改词了,他当然想要和这绝世尤物享受一番颠龙倒凤的快感,这女子真是他见过最美艳无双的女子,虽然断了一只脚可是论美貌却是连夫人都远远不如的。
「快来——来——」傲霜一把揪住王四高耸的肉棒将它狠狠插入自己早已淫水泛滥的玉蚌之中,王四只感自己的肉棒像是被只章鱼的触手吸进去一样,一股强大的压迫力让他感到自己像是瞬间上了天堂。
乌黑的龟头被粉色的阴道肉壁牢牢包裹着,而眼前赤裸淫叫着的绝世尤物更让王四把心中仅有的那点理智也抛干净了,他伸出双手紧抓住傲霜硕大的双乳大力揉搓着,这感觉就像是在揉两团充满弹性的面团。
「啊啊啊——好紧——老天啊——,我是在做梦吗?」王四感觉自己真的像是在做一个不想醒来的艳梦,他一辈子干过的只有家里长着一口黄板牙的老婆,以他的身份能够娶到这么个乡下同村的田户家女儿已经感到是上天的恩赐了,而老婆给他生了个大胖儿子,他在东家家里当车夫感到人生真是没什么憾缺了。虽然也会在街上看到长得漂亮的女子,但是以他们身份顶多就是脑子里瞎想想,以他的身份是怎么都没可能去和那些漂亮女人上床的。
可是现在眼前突然冒出的这个绝色美女竟主动向他投怀送抱与他合欢,虽然少了一只脚可是这样的美女真是前所未见的,不管她是仙女还是妖精,如今王四脑中就只有干她的念头,能和她干上一次就算是死了也值了。
而肉棒一端传来的强烈快感更是让他把自己压抑多年的欲望全数激发出来,他大声吼叫着拼命挺动着下胯,傲霜的壶心像是一个章鱼吸盘般将他的男精迅速逼出注入她的子宫中,令她疲惫的身体感到一阵舒畅。
「王四,你和她在干什么呀?快停止——」车上的夫人已经下了车看着这难以置信的香艳诡异情景不禁又惊又羞大叫着,可是王四此时就算是想停都不可能停下来。
「啊啊——再来再来——」王四此时已经是满脸通红,刚才的射精让他精疲力尽,可是傲霜的玉蚌仍旧紧紧吸住他已经发软的肉棒,在强烈的刺激压榨下他的肉棒又再次耸起继续与傲霜激战。
「你是谁?快停下,你——啊?大姐?怎么是你?」那位夫人看清傲霜的面容时不禁惊叫道,她赫然是一身妇人打扮的江菁!
傲霜与傲雪长得极为相似,而如今她披头散发一脸淫态,江菁更不可能分清楚,她实在难以置信一向端庄贤淑的结义大姐竟变成如此疯狂与自己马夫在光天化日下行欢的淫妇!
不对,大姐的样子——好像和二姐当日在笼中与我相搏的样子很像!她一定也是中了淫毒才会如此乱性,天哪,她的脚——,她竟被斩掉一只脚!
江菁不由感到一阵心痛,她与傲雪盼儿结拜已是一年多前的事了,可是刚结拜没几天竟知道盼儿和自己家竟有深仇大恨,而自己的爷爷父亲害死了盼儿的亲生父母,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一向敬仰的爷爷父亲会干出这种事情,可是之后她被王渡所掳,在一个巨笼中见到了被他下了疯狗丸神志发狂的盼儿,对方虽然内力尽失但却像疯了般乱撕乱咬,她为了自保甚至打掉了盼儿的几颗牙齿仍旧不敌只好求饶。
而眼看爷爷和父亲带着赎金来时却只是赎走了盼儿想用她自保没有赎她,这让她对亲情也感到异常的绝望,原本自己的爷爷父亲真是盼儿所说的伪君子,宁可让自己受王渡的污辱也不愿放弃手头上的保命符。
之后王渡把她玩腻了又放回了回去,可是她已经是有家归不得,即使在家丁眼中也总用异样眼光看着她,她明白自己就是个被玷污的下贱女人,这样的身子还会有男人愿意娶自己?
不久她听说自己亲爹已经惨死,而爷爷江乘风总算顾念亲情给了自己一笔钱让她远足高飞不要再理会江湖之事,她后在家乡一处秘密小宅中找到了隐藏的弟弟,带着她投奔自己父亲昔日的一位好友冯道通。
而这冯道通绰号「再世鲁班」,据说乃是春秋墨家传人之后,精通各种机关奇术,他们家族就历代为武林中人打造暗器机关而致富,昔日江菁之父曾救过冯道通一命遂两家结交,冯道通对江菁亦甚是喜爱。
江菁投奔冯道通时冯妻子刚病故半年显得甚是沮丧,而昔日那个小女娃已经成长了标致美人不由让他砰然心动,遂对她姐弟平日里关怀备至又时不时送她些精美首饰表达自己的情意。
江菁原本对冯道通只是晚辈对长辈的尊敬,只是没想到对方对他竟有这般心思,一开始她惊惶失措想要带弟弟离开,但是弟弟江文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二世祖平时好日子过惯了经历了大难后如今有了人安定富裕的环境哪肯再和她流落江湖?
他反过来还一个劲劝她干脆嫁给冯道通当续弦,并一再威胁如果逼他离开就和她断绝情义。
江菁如今在这世上只有江文一个亲人,而他又是江家传宗接代的独苗,她平时对他亦是爱护宠溺之至,眼见他这般顿时没了主意。她本就是性情软弱之人,想想冯道通对自己确实不错,而弟弟也需要一个安定的家,将来她还指望他能读书上京参加科举为江家重振声望,江湖之事她是再也不想介入了。
思前想后最后江菁同意嫁给了大她二十多岁的冯道通当他的续弦,二人成亲半年多为夫妻生活倒也甚是和睦,只是她的肚子一直没有什么反应,而后冯道通却硬是让她帮他一起实验他新研究的一些机关兽,这让她感到羞耻而屈辱。而江文比她更心急,冯道通至今无子,,而姜文自然也想她尽快给他生个儿子以稳固在家中的地位,否则万一他又看上其他女人再娶给他生个儿子自己和江菁日后处境可就不妙了。
江菁与冯道通平日里也算合欢次数颇多可一直都无所出,她也不明白是丈夫有问题还是自己有问题,江文又听说附近观音庙有求子神效便让她去庙中施舍上香,她拗不过他只得照做了,可是没想到上香回来的路上会碰上自己不见一年多的义姐傲雪,她竟断了一足还像失控般拼命按住自己的车夫王四疯狂合欢。
「大姐,你快停下,你————-快停下——」江菁一时间急的手足无措,她虽有武功但只是三流水平,何况她亦知道大姐年纪虽只长她几岁但一身武功已达武林绝顶境界,这一年多来她亦听说了大姐不少传闻,甚至听说她最近还斩杀了九千岁魏忠贤,江湖上盛传她的武功甚至已经在凤舞天之上了,想想昔日在澡堂中洗浴时她尚是处子之身,还和二姐与自己互相逗弄玉体嘻戏,可是为何如今她竟沦落到这地步?
江菁心知自己武功与对方相差太远,可是眼看着王四在傲霜身下已经是出气多入气少,一副快要被榨干精尽人亡的样子,而傲霜却是淫性大发纵声嘶嚎全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不行,再这样下去王四就要没命了,大姐看来也是中了二姐一样的淫毒才会身不由已的,可是以我的武功又如何能够阻止她呢?
其实江菁和她认为的傲霜相处时间很短也谈不上有多少感情,只是她毕竟是自己结义大姐且也从没做过伤害她的事情,想想自己昔日被王渡奸淫后她和盼儿也是对自己悉心安慰,而自己在这世上本就没几个亲人了,怎么也不能看着她这样堕落害人害已,王四这车夫对她也一直恭敬也难以坐视他这样精竭而亡。
罢了罢了,还是尝试击昏她吧!江菁鼓足勇气绕到傲霜背后,眼见她玉体骑在王四身上疯狂颠簸着,大量的淫汁正从她胯间淌到地上。
江菁深吸一口气运起十成功力的风雷掌狠狠斩在傲霜颈后,她知道对方内力深不可测不敢手下留情,这一掌劲道不小却只是斩得傲霜脑袋向前一倾,但是她像是不知疼痛般又和王四继续狂干着。
江菁眼见一掌无效当下双掌左右开弓连续狂击傲霜后颈,但只感双掌竟被反震隐隐作痛,而傲霜颈部屡受重击却仍只是晃了晃脑袋继续嘶叫着奸淫王四。
江菁也急了,眼见旁边有块石头顺手抓起来狠砸在傲霜的后脑上——。
「啊——」傲霜后脑受此重击就算深陷淫欲的她也疼得猛得从王四耸起的肉棒上拔出,大股淫水淋得王四半身都是,而他已经被傲霜榨得只剩半条命已经口吐白沫昏死过去。
「吼吼吼——」傲霜双目通红已经完全成为一头被淫欲控制的淫兽竟不分雌雄朝江菁扑来,她虽只剩一只脚但纵跳仍旧极快。
「大姐,不要过来啊——」江菁见傲霜这般模样吓得魂不附体,下意识间唯有抄起手中的石头闭上双眼一拳捣出。
「嘭」的一声闷响传入江菁的耳中,她只感到握着石块的右拳竟似是打进一个漫暖而又炙热的水洞之中,随即那水洞又急速收缩将她的拳头牢牢裹住并不断向里面吸入。
江菁又惊又惧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睁眼一看,自己抓着石块的一拳竟直捣入傲霜胯间的玉蚌之中,而傲霜此时的玉蚌竟足够容纳她握石块的拳头和手臂。
「好爽,好舒服,再进去再猛一点」傲霜脸上竟充满了快意陶醉之态,江菁这一拳给她带来莫大的快感,这竟让她重新体会被觉嗔那巨棒强奸时的快感,她只渴望玉蚌中的手臂继续深入给她带来更大的快感。
「不不,快放开我,大姐你清醒一下吧」江菁吓得腿都软了大声喊叫着,可是不管她怎么拼命运力手臂就像在傲霜体内生了根不但拔不同来还在被继续往里吸进去。
「再用力,好粗的大鸡巴——,干死我干翻我」傲霜双腿猛的盘住江菁的纤腰大力勒紧,让她的身体贴紧自己,令她的手臂更中深入自己的体内。
「不——不要——唔唔——」江菁还想抗议但是一双硕大的肥乳已经将她整个脸挤进乳间,一股带着年青女子的乳香直钻入鼻中竟令她心头一荡,两腿间感到一阵酥痒,脑中又回想起和大姐二姐在浴池中互相慰藉的销魂一刻不禁眼中一阵迷离口角亦微微含笑。
好舒服,浑身像是浸在澡堂的温水上一样,就像那次——,江菁感到浑身迅速放松下来,何必要抗拒呢?其实她这一生从来没有真正欢快的享受过男欢女爱,第一次的贞操是被王渡骗奸的,虽然在被淫辱时也会产生几分快感,但是她那未发育成熟的玉体还是在王渡的虐奸下饱受痛苦,下身受伤尤为严重更让她的身心蒙受巨大伤害。
虽然如今嫁给了冯道通当了他的续弦,冯道通对她也一直很好,可是她总觉得丈夫对机关器的痴迷研究仍远在对她的爱之上,自己似乎也只是他用来调节的一件工具罢了,有时他甚至会逼自己和他新研制的机关兽交欢,这机关兽高速旋转的木阳具之下更是让她娇嫩的肉穴受尽痛苦又有几分情趣温柔可言?
夫君似乎只是把自己当成实验机关兽的工具,他对自己的爱又有几分?自己下半生难道只能这样过下去?至少当日在澡堂浴室中与大姐二姐一起嘻欢互慰时她感觉到的只有同性间的温暖关怀,在她们的珠唇玉指的刺激下,她平生第一次泄身感到那么畅快舒服没有一点痛苦,而那时的二姐还不知道爷爷与她有不共戴天之仇完全当自己如小妹妹般照顾。而大姐亦待自己亲厚,虽然武功盖世却顺从的任由她玩弄双乳和玉蚌,那如玉无暇完美的娇躯在她的双手和嘴唇舌头的挑逗下不停抽搐,那低沉的呻吟逐渐上升到淫浪的叫春是如何诱人,那一刻她真心沉浸在与两个姐姐玉体横陈的快感中。
「大姐大姐——,只有你对我最好了,嗯——」江菁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内心的情感与傲霜热吻在一起,而傲霜也撕开江菁的上衣紧紧抱住她——。
两条香舌紧紧纠缠在一起享受着对方的唾液,现在是完完全全属于她们二人的世界,江菁感到自己裙下的玉蚌已经发潮出汁,她一手亦抓住傲霜的一只玉手挪到她的胯间。
傲霜即使不看亦能感觉到手指触到了女性最敏感的秘处,手指指尖在阴唇上轻轻划动着,每划一下就感觉汁水向外涌出一股来,她二指在玉蚌上摸索着很快摸到了那颗可爱的小豆粒,二指轻轻一掐——。
「啊啊啊——好舒服——好爽——就这样——啊啊——」江菁仰天大声淫叫着,玉蚌处的淫汁大量涌出,而她也忍不住大力捅动深陷入傲霜体内的手臂,这让傲霜又一次达到了快美的高潮,体内的淫水爆泻而出竟硬生生将江菁握石头的整条手臂连人都射出一丈多远滚在地上,白浊的淫水喷得江菁满身满脸都是。
「啊——妈呀——」同时傲霜也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嚎声双手捂住胯间一个劲打滚,江菁也被她的惨嚎吓得傻了,半天才抹了抹脸上的淫水站起身上前观瞧。
原来刚才傲霜体内淫水爆发将江菁的整条手臂喷出,却将她阴道内壁肉拉到外翻而出,这般痛楚饶是深陷淫欲的她也抵受不住,在脱阴极痛和淫欲快感的交缠下她终于精疲力竭昏死过去。
江菁看着眼前一丝不挂玉体横陈,胯间红肉外翻满屁股大腿都是晶莹淫水的独脚绝色美女,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内心竟隐隐有种扑上去再和她云雨一番的冲动。
不,不能再这样荒唐下去了,大姐是中了淫毒方才会如此的,她这样狼狈肯定是被人淫辱后逃出,再耽搁下去恐怕追兵就要追来了,江菁总算没再如当年天真小姑娘般继续犯蠢,她将衣服穿上把奄奄一息的王四和昏迷的傲霜努力抬上马车,看了看傲霜那匹马已经站了起来只是看前面右马蹄有伤。
江菁咬了咬牙从腰间抽出把匕首对准那匹马的屁股狠狠一插,马吃痛狂嘶一声撒蹄狂奔而去,江菁收起匕首上了马车自己当车夫驾着马车转向官道,如今她也只有找丈夫想办法帮大姐了。
===================================剑魔凭魔剑残杀江湖甚至官府中人一时间江湖上人心惶惶,但皇帝开出的诛魔悬赏仍旧能让亡命之徒为之疯狂,一时间近千江湖中人有的上百人有的三五人都抱团一起想办法设计划想要除魔得封赏,相比之下齐云傲房子龙等正道中人号召江湖中人团结一心除魔聚集起来的人倒反而不多。
只是想归想说归说真要做起来可是千难万难,这凤舞天的凤凰不死身已经修至最高境界几成不死不灭之身,且能御剑飞行纵横天地之间与陆地神仙也不差多少,一身炽热内力更是能轻易熔金煮铁,死在他手中的武林高手不计其数。封侯萌子富可敌国固然诱人可是毕竟命只有一条,人人都想着让别人先去当牺牲品自然也缺乏自己去当牺牲品的动力,毕竟真正有勇于牺牲成全他人精神的只是少数,多数人则抱着躲在一边抠脚等着天大运气从天而降可以不劳而获。
但是这世上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投机取巧或只看重赏赐的,在远隔中原万里外的西域一座雪峰上,竟屹立着一座高大的冰堡,整座城堡竟完全是由一座冰山雕成的在阳光照射下反射着七彩的光芒,让人有种置身梦幻般的感觉。
而在冰堡之下竟跪拜着成千上万的西域人,他们全都向着冰堡充满虔诚膜拜着,那里就是他们崇拜的能够阻止邪恶和战争维护西域和平的冰天神女!
这位年龄逾三十岁出头的神女原本是西域冰雪门掌门之女,只是一出生就生怀奇寒当场冻死自己母亲,而她的奇寒之力因为难以控制在幼年时冻死冻伤同门数十人,甚至被自己的父亲都视为怪物把她囚禁在地下室内不让她出去。
直到一日西域的黑食帝国大军入侵冰雪门所属的城市,大军攻破城市疯狂滥杀,冰雪门上下几乎全部殉难,而当士兵打开地下室企图奸淫囚在其中的神女时,她突然间爆发出毁天灭地般的奇寒之力将整座城市冰封,所有城中的百姓以及士兵都被永远冰封了。
神女冰封一城的奇迹传遍西域,而她也做为冰雪门唯一幸存者重建冰雪门,并修练门内已经百年无人练成的镇门神功《冰龙不灭体》,从此打遍西域无敌手。
神女因为童年的惨祸痛恨一切战争,所以任何企图挑起战争者她都会毫不留情的出手击杀,这狠辣手段居然令战乱的西域逐渐恢复和平,而她自立冰雪神教宣扬和平更是受到西域百姓如神一般的尊敬,人人都相信她不是什么怪物而是冰雪之神转生人间为世间带来和平。
此时堡中一个穿着厚厚裘衣的大汉对着一扇厚厚的冰门颤声道:「神女,中原————传来消息————-中原皇帝布下重赏诛杀————修练凤凰不死身————-的剑魔凤舞天————-。」此时冰门中传来一个女子清越冰冷的声音:「中原之事本与我们西域无关,明朝也从不曾侵略过我们西域,只是这凤凰不死身乃是我族典籍中所传的恶魔武学,修练此武学者必将给世间带来无尽的杀戮和破坏,唯有我修练的冰龙不灭体方能克制,只是我还从来没有真正一战的机会,这次我就要亲赴中原灭了凤舞天,算是为世间除害也阻止这魔功继续流传害人。」「神女,可是——可是我听说——那凤舞天已经是半仙境界——您何必要冒险——啊——神女饶命——」那大汉话音未落,一股无形的寒气瞬间透过冰门而过将他整个身体都冻住只留脑袋未被冰封。
「你居然敢质疑我的实力?就罚你冰封三天,三天后这坚冰化自解,我的事何需你们来管——,我自中原斩杀了凤舞天让凤凰不死身这魔功彻底消失于世上就会回来——」话音一落,一具穿着蓝色冰晶战甲的金发碧眼高大女子身躯从冰堡的穿户一跃而出,而她的脚步下竟瞬间凝成一条冰桥,她的双脚踩着无限延伸的冰桥直东方中原方向而去——。
=====================================================================中原洛阳的一家酒馆中,一群江湖中人正聚拢在几张桌前一边大吃大喝一边谈论着这段时间剑魔血洗江湖之事。
「刘四虎啊,这剑魔当真可怕,听说他上月屠灭的五花刀门派和你还有点渊源呢」一个满脸刀疤的大汉朝另一张桌上的黑脸汉子道。
「妈的,我师叔就是五花刀的掌门,我艺成后在江湖上走镖十多年没回过五花刀门,想不到——想不到竟被这剑魔灭了门,奶奶的,老子刘四虎对天发誓不把剑魔全家斩尽杀绝就不姓刘」那刘四虎一脸愤恨道。
「拉倒吧,就你这两下子,你们五花刀门全门上下二百多口一夜之间就给那剑魔杀个老幼人畜皆不留,就凭你也想杀他全家?不让他知道你把你给灭了就不错了」那刀疤大汉嘲笑道。
「他妈的,赵斌,你是存心拿我开心是吧?我们五花刀门什么时候得罪这魔头了?他老婆让人上了被砍了脚关我们什么事啊?现在他在满江湖滥杀无辜,他一日不除我们明天随时也都可能让他给杀了」刘四虎拍案跳起道。
「姓刘的,有脾气别朝我发呀,你那么有种就去找那魔头拼命,坐在这里骂他骂一百年也骂不死他」赵斌冷笑道。
「轮了她老婆还拐走她的偏偏是一帮子正道中人,真不知他们发什么疯,他们死就死了要如今却要连累我们倒霉,这魔头找不到他老婆恐怕真要把咱们整个武林都屠尽啊,我们现在不就是在一起商量怎么除掉这魔头吗?」一个年纪较长一头灰发的道士起身道。
「要我说咱们还是想想怎么对他下毒吧,力战不行可以使诈呀,他不是还夺个小姨子叫柳傲雪吗?江湖绰叫淫水仙子风骚入骨,她也是绝顶高手咱们对付不了,但是可以找个易容高手找个婊了易容成柳傲雪的样了,然后骗那魔头饮下一杯剧毒毒酒不就要了他的命了?」那道士献策道。
「好好,这条计策好,咱们这样可就干掉这危害天下的大魔头为武林除害了,这皇上的赏赐的爵位就归道长,其余金银就归我们吧」刘四虎一脸兴奋道。
「谁说我只要爵位的?这金银要分也是我分发成,剩下一成你们自己分也足够你们一世不愁了」那道士大声道。
「不行不行,这么分是不对的,今天非说清楚不可」一时间周围的江湖中人都陷入亢奋状态,好像这天价的赏银和世袭的爵位已经到手一般。
此时坐在酒馆一角的一个黑衣清秀少女越听越是气恼,忍不住一拍桌子大声道:「你们大吵大嚷的烦死人了,就你们这点本事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还想着要杀凤舞天?简直是痴心妄想做白日梦。」众人正扯得兴高采烈情绪高涨之即被这少女这一打搅顿时感到怒火万丈,好像他们心中的妄想被打破是对他们的天大侮辱一般。
「你这丫头是什么路数?这是可是江湖上英雄好汉正在商量对付姓凤的魔头为武林天下除害,哪轮得到你在这里胡言乱语?马上跪下向众位英雄磕头道歉,否则今天要你难逃公道」那道士一本正经训斥少女道。
「呸,你们这些人只是为了那世袭爵位和赏银才聚在一起,有什么脸谈为天下除害,要除害也轮不到你们,我劝你们还是快点散了省得搞这酒馆搞得污烟障气惹人心烦」少女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你这女子这般羞辱我等,是不是凤魔头派来的奸细?来啊,把她抓起来正好可以逼问出那魔头的下落」刘四虎抽出大刀怒吼道,一旁江湖汉子也是齐声叫好一起围上来。
「呸,就你们这两下子连我都未必对付得了,也想着用什么找妓女易容的蠢招来对付凤舞天?你们当他会连自己小姨子是真是假也分不清?柳傲雪的一身武功又岂是一个妓女能扮出来的?我不过是奉劝你们别再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可惜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你们要送死尽管去吧我才不会阻你们呢」少女气恼的站起身便向酒馆外走。
「等一下,小贱人休走,不老实交代你和姓凤的魔头的关系别想活着离开此地」赵斌说罢手中抡起铁棒直朝那少女后背打来,这一棒要是打实了非当场打断脊骨不可。
那少女听得背后生风不由心中大怒,自己本也是好意想要他们放弃这荒唐的刺杀计划,不想到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对方竟还出手如此狠辣宛若和她有深仇大恨一般,她气极之下一运内力手中长剑出鞘,剑锋只是一荡便将赵斌手中的铁棒荡开,剑锋闪电般已经指在他的喉头。
「啊啊,女侠————手下留情,在下有眼不识泰山,求你别————别————-」赵斌只感冰冷的剑锋正紧贴着他的喉咙口,一时间吓得面无人色语无伦次,众人也没想到这少女剑法如此了得一时间都不敢再上前了。
「看见了吧,你们连我都对付不了还想这种可笑的计划对付凤舞天只是找死,奉劝你们还是珍惜自己的性命吧,这爵位赏银可不好挣」少女鄙视的扫了酒馆中众「英雄好汉」一眼收剑回鞘转身便走。
那道士脸色一阵阴沉,心道若是让这贱人这么走了把这丢人之事传到江湖上的话,自己这些人以后还怎么行走江湖,今天说什么也要宰了她灭口,想到这里他从怀中取出三枝透骨锥猛的朝少女背后射去。
那少女未及防备只能身子猛侧想要避开这三枚暗器,但是突然酒馆外射来三道白汁竟将三枚透骨锥尽数震飞倒插入那道士的胸口破背而出当场身亡。
「谁?是谁?」一时间酒馆中的江湖中人一片大乱,赵斌刘四虎更是吓得面无人色,心道这贱人竟还有同党?莫非她真是那凤魔头的爪牙。
「哈哈哈,小凤,多日不见你不陪着铁姐姐怎么跑这里来和这些粗蛮汉子浪费时间?」一道白影闪入酒馆之中,却见来人凤目明眸长发披肩身着一身雪白长袍足蹬白色长靴,这等绝色佳人当真把一众江湖中人看得呆立当场。
「柳姐姐,是你?多谢你刚才出手相救,我——我差点着了这帮无耻之徒的道」已经身为女捕快的小凤怒嗔道,她真想不到那个道人居然还会用暗器暗算他,若非柳傲雪出手的话她恐怕真有可能被对方的暗器射中。
「唉,你和刚才这些家伙的对话我都听到了,这些家伙说想找个妓女冒充我来暗算我姐夫,真是好主意啊,还说出我的绰号淫水仙子——,也不知是谁取的不过嘛不错的」柳傲雪一脸坏笑道,小凤感到对方眼中没有了昔日的清冷却增加了几分妩媚和轻佻,而且她说出的话也完全不像昔日的柳傲雪。
「柳女侠,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我们就是灌了几杯黄汤在这里胡说八道,我们都喝醉了,就凭我们那点微末功夫,哪里能伤到凤大侠一根毫毛啊,求您大人有大量放我们走吧,我赵斌对天发誓此生再不踏足江湖」赵斌不愧是老江湖,一看就知道自己这些人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是柳傲雪的对手,马上就扮矮仔跪在地上求饶。
「哼,姓赵的,你还算什么道上的汉子?这淫女和她姐夫狼狈为奸祸害江湖,我们——我们一起上拿下她,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打不过她一个」那刘四虎却是料想自己和凤魔头有血海深仇,柳傲雪必不会放过他,索性挑唆众人一起上前群殴而他则找机会溜号逃命。
「好汉子,我柳傲雪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好汉子,我淫水仙子名声在外不过你们好像从没真正尝过我的淫水吧?那今天就让你们好好开开眼界」柳傲雪说罢将身上长袍一脱,众人顿时眼睛都直了,她长袍离身后才发现她全身竟只穿着双白色长靴里面是全裸的玉体!
柳傲雪那高耸的双乳,红艳的乳尖,修长的双腿还有腿间那一丛黑森顿时让场内所有男人的裤裆尽数撑起个小帐篷,而小凤则看得面红耳赤不知柳姐姐中了什么邪竟这样当众脱衣赤身示众。
「柳姐姐,你——你是不是练功走火入魔了?快把衣服穿上,别——别再给他们看了」小凤抓起地上的长袍上前想帮柳傲雪披上,却只感一股柔和的劲道竟将她震退数步。
「小凤,姐姐的事你不要管,这位赵英雄是不是想喝喝我的奶水啊?你张开嘴哦——」柳傲雪说罢双手一挤右乳,一股纯白的奶水竟直喷入赵斌的口中,他只感入口甘甜比他喝过的任何牛奶羊奶都要强上万倍,而且奶水入腹后只感丹田暖洋洋的感到自己的内力竟也提升了不少。
「好不好喝啊,别急,大家每人都有份啊」柳傲雪纤腰微折手捧双乳媚笑道,众江湖豪客顿时两眼发直口水直流好像自己的灵魂都被她勾走一样。
在柳傲雪脑中一股被压制的元神之力发出疯狂怒吼:「魏阉你这畜生,居然——居然敢这样让我的肉身——如此侮我!我一定要让你魂飞魄散。」「哈哈哈,柳傲雪,你这辈子栽了多少跟头,你就是永远都不会吸取教训自以为是,现在我就让你彻底在天下人眼中变成个变态淫妇,你现在心浮气燥看你怎么夺回自己的肉身,好戏还在后头呢,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