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激情女同之闺女操妈乐无穷
时间:2020-11-27

程柔今年34岁,是个事业有成的女强人。她相貌姣好,一米六三的身高对女性来说也能满意,优美的身体加上平时自己的努力使得程柔有一种知识女性特有的优雅魅力。程柔的丈夫比她大20岁,在程柔生下孩子后不久便因心脏病去世了,这些年来程柔一直和女儿相依为命。尽管她17岁时就生下了女儿赵婷,但由于平时注意保养,程柔的身材也没有在生育后变形,甚至还稍稍有些偏瘦。
和女儿一起逛街时常常被人误以为她们是一对姐妹花。由于平日忙于事业,程柔忽视了对女儿的教育,但这对母女之间的关系一直不错。
刘敏和程柔是手帕交,两个人的情况也差不多。刘敏在18岁的时候就和自己的丈夫离了婚,之后她不顾前夫的反对生下了和前夫的孩子。以后的日子里她靠自己的努力,事业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功。刘敏的孩子也是个女孩,名字叫刘莎莎。
赵婷和莎莎受到两位母亲的影响,自小关系就非常亲密。在两位母亲的安排下,赵婷和莎莎拜了乾姐妹,还分别认了对方的母亲为乾妈。程柔和刘敏当然很高兴友谊能够传到下一代身上,不过两位母亲不知道的是,这两个女孩之间的关系可不止是「乾姐妹」那么简单。因为两个女孩有个共同的特点:同性恋。
赵婷17岁那年的暑假,程柔和刘敏都正好有事要出差。这可把赵婷和莎莎高兴坏了,两个小姐妹可以顺理成章地在一起「相互照顾」了。两人住在赵婷家,豪华公寓的隔音效果让她们不必担心打扰到邻居。赵婷和莎莎几乎足不出户,姐妹俩从早到晚身上都保持着裸体状态。刘敏对女儿管得比程柔还要宽松很多,因此莎莎得以瞒着她买了很多「情趣用品」。这一次那些「情趣用品」可真是大显身手了一番,从厨房到浴室,两个女孩几乎无时无地不在使用它们。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程柔出差一周后就要回家了。赵婷和莎莎姐妹俩意识到她们的「性福时光」恐怕快要结束了。程柔回家前一天的晚上,赵婷和莎莎云雨过后相拥躺在赵婷卧室里的双人床上。两个人讨论起了今后的打算。
「哎,明天下午我妈就回来了。咱们将来又要偷偷摸摸地了」赵婷依偎在莎莎的怀里遗憾地向她抱冤着。
「是呀,可惜。」
「要不咱们去你家吧,正好你老妈出国了」赵婷边说边用舌头轻舔着莎莎的胸脯。
「我的傻妹妹,你妈妈能同意么。」
「也对,哎呀,好姐姐,您就不能想个法子嘛」赵婷娇声问着莎莎,同时两只手还不老实地在莎莎的身上摸索。
「我能有什么法子,除非……」
「除非什么,好姐姐,你别卖关子了。」
「不是我卖关子,我是怕好妹妹你不愿意呀」莎莎故意学者赵婷的音调娇声娇气地说。
「我怎么会不愿意呢」赵婷赶忙说「只要能玩莎莎姐,我什么都愿意。」「呸,你个小骚货」莎莎笑着说「那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莎莎姐你放心,小骚货什么都听你的。」
「嗯,这还差不多」莎莎满意地在赵婷的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继续说道「其实也不难,只要拉上你老妈和咱们一起玩不就好了么。」「啊!莎莎姐你说什么呀,不行!不行!」
「哼,刚刚还说都听我的呢,一说叫上乾妈你就不干了。舍不得你的漂亮老妈了吧。」
「倒不是舍不得,可这怎么可能啊,我妈一定不会和咱们一起的。我愿意她也不愿意啊。」
「嘻嘻,我自有办法让她愿意」莎莎在赵婷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说罢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坏笑了起来。
「莎莎,真有你的啊。」赵婷高兴地说。
莎莎假装严肃地对赵婷说:「不过我得提醒你,真那样可就没有回头路了,要干就得干到底哦。」
「你就放心吧。」赵婷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瞧把你乐的。你这个小淫女守着一个那么漂亮的老妈,肯定早动春心了吧。」「呸,你还好意思说么,亏你能想出这么缺德的办法来。老实交待,你个小贱货是不是早就惦记上我老妈了?」
「那当然了,乾妈那么漂亮,我怎么会不惦记啊。这回我可要母女双收了哦。」「好啊,我看你再说」赵婷说着便抱紧了莎莎,一只手向莎莎的下体摸去。
莎莎轻轻推开赵婷,提醒道:「先别闹了,还要好好准备一下呢。」赵婷倒没有再纠缠,她乖乖地起身帮莎莎一起做起了准备工作。两人一直忙到夜里两点多才算准备停当。
「好了」莎莎满意地说「再到你老妈的卧室找点东西就完事了。」「你到她那里能找到什么呀?」
「你懂什么,咱们老妈这个年纪正是欲望强的时候。她身边又没有男人,这方面肯定很需要的,所以嘛…」莎莎说着又坏笑起来……第二天赵婷和莎莎快中午了才起床,两人简单地吃了点东西,然后又把昨天准备的东西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后,姐妹俩就耐心等着执行她们的计划了。
程柔下午五点多才回到家。几天的工作让她有些疲劳,不过在她惊讶地发现家里收拾得干净整齐后,心情一下子愉快了不少。程柔边喝着女儿递给她的冰镇果汁边欣赏着姐妹俩收拾的房间,这可实在有点出乎她的预料,疲惫也似乎被这个小惊喜给冲淡了。赵婷和莎莎两姐妹还特意准备做晚餐迎接程柔回家,这更是让程柔喜出望外。
「老妈,今天我们就是要给你一个惊喜。」赵婷笑眯眯地对妈妈说。
「是啊,乾妈。你先去洗个澡吧,我帮你放好了热水,里面有新上市的香料哦。你去洗澡,我们这就开始准备了。」
程柔高兴地来到浴室,发现莎莎果然已经在浴池里给她准备好了花瓣浴,一种特殊的香气从浴盆里散发出来。等程柔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后晚餐开始了。
程柔晚饭时只穿了一件女儿们事先为她准备好的粉色的薄睡袍,从领子之间可以看到的乳沟,睡袍的腰带扎在她的细腰上,雪白修长的大腿也偶尔会从下摆中露出一段来吸引两个女孩的目光。如果不是只有两个女儿在,程柔是决不肯这副打扮的。
由赵婷和莎莎亲手做的西餐简单而精致,配上一瓶香醇的红酒更使整个晚餐充满了浪漫气氛。程柔没有注意到:每当她喝下一杯红酒时,姐妹俩总是会偷偷地相视一笑。
晚餐后,赵婷提议看新买的两张DVD,在姐妹俩的一再坚持下,程柔同意再来一瓶红酒。莎莎和赵婷分别从左右搂着程柔,母女三人靠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边看着电影边有一句无一句地聊天。
两部片子都讲的是女同性恋的故事,其间自然也不乏激情场景。如果是平时,程柔看到这种「非礼勿视」的片子一定会要求女儿不看,但今天不知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她的心情格外好,程柔也就随她们去看了。第二部片子开始时,酒已经喝掉了大半瓶。第二部电影的情节比第一部更甚,从一开始金发美女们就纷纷宽衣解带,然后电视里就几乎一直充斥着女欢女爱的火辣镜头。母女三个看得都有点口干舌燥,特别是程柔,好像从晚餐时开始她就有点觉得莫名地燥热,这时候更是配合着电视里的场面,一杯接一杯地喝着红酒解渴。和吃饭时一样,红酒大部分都是被程柔喝下去的。
影片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屏幕中正有三个美女赤身裸体地靠在沙发上,两边的女人一起亲吻着中间的同伴。这时程柔浑身上下都是燥热的感觉,她突然发觉莎莎和赵婷把自己抱得紧紧的,莎莎正用双唇轻轻地吻着自己的面颊,而赵婷的一只手则开始悄悄地穿过睡袍抚摸自己的大腿内侧。两个女孩的动作让程柔吃了一惊,她的身体微微地颤了一下,体内燥热难耐的感觉在女儿们的挑逗下更加强烈地冲击着她。
头脑中仅存的理智使她试图推开两个女儿,但程柔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酸软无力,被两个女孩紧紧抱住的身体根本使不出一点力气。程柔的身体轻轻扭动了几下,两个女孩也加快了行动。赵婷的手开始在母亲的两腿之间肆无忌惮地活动起来,莎莎则用舌头舔起了程柔的耳朵,同时轻轻解开了程柔睡袍的腰带。程柔想要阻止,但无奈双手被两个女儿按得死死的。伴随着母亲的扭动,粉红色的睡袍被打开了,程柔的裸体一下子就展露了出来。
「不…不行…你们…呜…」程柔的话刚说了一半嘴就被赵婷用嘴唇堵上了。
赵婷的舌头轻易地顶开了母亲的牙齿,母女俩的舌头轻柔地搅动在了一起。
赵婷用左手按住妈妈的右手,右手在程柔的乳房上肆意揉搓着,同时莎莎已经跪在了程柔的两腿之间。她用右手抓着乾妈的左手,左手轻轻地分开程柔的双腿,舌头开始向程柔身体最隐秘的部位发起进攻。
程柔的阴毛不怎么浓密,莎莎的舌头没怎么费力就分开了乾妈的两片大阴唇。
在莎莎温柔的吮吸、舔弄之下,很快程柔的那颗小珍珠般的阴蒂就害羞地显现了出来。莎莎把舌头压在程柔的阴蒂上,来回不停地舔吻、吸弄。同时,她把两根早已沾满乾妈**的手指伸入程柔的阴道,在里面有节奏地抠弄抽插起来。
与此同时,赵婷正用法式热吻征服着母亲上面的嘴。四片香唇轻柔地粘贴在一起,女儿的香舌在程柔口中纵情地游荡着,母女二人的舌头不时地纠缠在一起。
程柔想要摆脱母女乱伦的努力在姐妹俩齐心合力的制约下变成了妈妈身体无力的扭动和她口中发出的「呜…呜…」的声音,而程柔的这些性感的扭动和诱人的呻吟声无形中更加强了两姐妹的兴致。
在两个女儿热情的动作下,程柔的身体渐渐来了感觉。她的理智现在还算清醒,但不争气的身体仿佛着了魔一般,快感从下体和乳房涌来,母亲已经完全没有了阻止两位女儿的打算。沉浸在快感之中的程柔心里也觉得有些事情不用那么认真了。
终于,在两位女儿的夹攻之下的母亲达到了高潮。程柔雪白的皮肤透出淡淡的粉红色,aa她浑身颤抖着,从私处喷出的淫液弄了莎莎一身。
赵婷和莎莎抱着刚刚经历了高潮的母亲,赵婷递给妈妈满满一杯红酒,程柔一饮而尽。喘过气来之后,程柔的理智又开始占了上风,尽管浑身上下还是酸软无力,身体中的欲火也依然旺盛,但母亲还是想要赶紧结束这场母女之间出格的交欢。
「你…你们两个真不象话,怎么能这么胡闹呢!」假装严厉的口气并不能掩盖母亲的尴尬,一和女儿们说话,程柔的脸变得更红了。她本想从沙发上起身,但在两位姑娘紧紧的搂抱下没能成功「赶紧关了电视睡觉吧,今天你们闹得也太出格了!」母亲无奈地继续补充着。
「妈,这么早干嘛睡觉呀」赵婷一脸淫笑地看着自己的母亲,生气的程柔比平时更加俊俏可爱「我们给你的惊喜才刚刚开始呢,我和莎莎有好多好东西要给妈妈看,咱们去你的卧室吧。」
说罢,赵婷向莎莎使了个眼色,姐妹俩默契地把程柔架了起来。程柔只觉得自己浑身没有半点力气。更糟糕的是,刚刚消退了一些的欲火又开始更加猛烈地在自己体内燃烧了起来。就这样,程柔被两个女儿半扶半扭地弄进了自己的卧室里。!
一进卧室,两个女孩就把程柔推倒在床上。程柔赤身裸体地躺在自己卧室宽大的双人床上,欲火再次充满了她的全身。姐妹俩拿出一条早已准备好的浅绿色的棉绳,莎莎把程柔翻了个身,让她背部朝上。赵婷和莎莎将程柔的双臂流到背后,她们将母亲的双手交叉,程柔地右手和左手被分别和她的左右两个肘关节绑缚在一起。
「不要,不行啊!你们两个小丫头快停下!婷儿!我是你妈!」整个捆绑的过程中,程柔都在叫喊着,但浑身酸软的她显然也没什么力气阻止好色的姐妹。
母亲只是象征性的扭动了几下身体,就实际上放弃了抵抗,任由赵婷和莎莎把自己的双手捆了起来。!
「你们快把我放开!」被捆好之后的程柔声音更小了,简直就是在低声哀求。
「乾妈你别着急呀,好戏还在后面呢」莎莎边说边拿出一个情趣项圈套在了程柔的脖子上。
「是啊。妈,你就乖乖听话吧。再说你喝了那么多加了**的红酒、果汁,还在莎莎姐的**池子里泡了半天,不好好乐乐你哪受得了啊」赵婷用一对漂亮的拇指铐把母亲双脚的两只拇指铐在了一起。
「乾妈真漂亮啊」由于双手被捆到了背后,程柔的两个乳房显得格外的挺拔,莎莎望着被捆着的程柔不由得赞叹道「真性感!」「妈妈,好不容易把你打扮好了,咱们拍几张照片作纪念吧」赵婷说着已经拿出了一台数码相机,开始「咔嚓、咔嚓」地照起了相片。
「不!不许照!」程柔哭着哀求自己的女儿,可闪光灯还是毫不留情地闪个不停。**在程柔的体内肆虐着,巨大的羞耻给程柔带来了一种莫名的快感。随着拍照的进行,程柔干脆已经不再躲避女儿的镜头,欲望又再次控制了这个性感的女人。这时的莎莎自然也不会闲着,她在赵婷拍照的这段时间里已经在房间的一端架设好了数码摄像机。"程柔在屈辱和欲望的双重折磨下已经哭成了个泪人。
她不再祈求女儿放过自己,甚至也不刻意回避镜头。程柔只是默默地躺在床上哭泣。拍了四十来张母亲的火辣照片之后赵婷才心满意足地收起了相机。)「乾妈,别伤心了。一会我们姐妹俩就好好伺候你」莎莎坐到床上,伸手搂住了程柔。
「别叫我妈!我没你们这样的女儿!」
「妈!你就别假正经了。我问你,这是什么?」赵婷在一旁轻蔑地嘲笑着自己的母亲。程柔抬头一看,立刻惊呆了。此时赵婷手里正握着一只黑色的电动阳具,巨大的黑色阳具上还布满了能够助兴的小颗粒。这是程柔自己偷偷买来解决生理问题的。正值虎狼之年的程柔,平时只能靠自己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但女儿在家的时候程柔从来不敢用它,平时这家伙都藏在自己卧室大衣柜的最低层里,没想到被两个疯丫头翻出来了。看着女儿手里的电动阳具,程柔一时语塞,同时体内的欲火更加猛烈地燃烧了起来,这让她感觉好像突然间想开了似的,好像和两个女儿玩玩也是无所谓的事情。程柔的哭声也停了下来,她只是满脸通红地靠在莎莎的怀里低头不语,简直不敢和女儿的目光接触。!
「哎呀,妹妹,这你都不认识啊。这个就是你的后爹、我乾爸呀」莎莎用言语挑逗着怀里的美人。听到莎莎的话,赵婷哈哈大笑了起来,而程柔则又因为羞愧开始了低声的哭泣。"赵婷把母亲脚上的拇指铐打开,然后用它把妈妈的左脚锁到了床的一脚上。莎莎拿出一个情趣口塞堵到了程柔的嘴里。这是一个布满小孔的白色口塞,外面接着一个金色的小铃铛。莎莎把口塞的搭扣在程柔的头后扣好,任后起了程柔的右腿,使得程柔的下身门户大开。
「来,妈妈,今天我要好好孝敬孝敬您」赵婷说着便把电动阳具慢慢插进了母亲早已**泛滥的阴户。之后赵婷打开电动阳具的开关,调到最大功率。伴随着阳具放出的嗡嗡声,程柔也开始低声呻吟了起来。程柔不再反抗,身体扭动着像是在努力地配合着假阳具的节奏。此时的程柔已经完全被欲望所控制,她只是希望能够享受性的快乐,别无他求。
莎莎由右后方抱着程柔,在程柔的耳侧轻轻地吻着。程柔苗条的双腿被分得很开,赵婷一只手扶着电动阳具以免它从母亲的体内滑出,另一只手揉搓着母亲挺拔的乳房。
一张巨大的双人床上,三位美女纠缠在一起。左右的两位美貌少女正肆无忌惮地淫弄着夹在她们之间的美艳少妇。美艳少妇的身上一丝不挂,诱人的裸体正性感地扭动着,美丽的双眼默默地淌着泪水,由口塞中流出的口水把她的前胸弄湿了一片。房间中只能听到电动阳具发出的低沉的嗡嗡声、少妇绝望而欢快的呻吟以及少妇口塞上那只金色小铃随着少妇的扭动发出的清脆的响声。
这香艳的一幕里的每个瞬间都被莎莎的数码摄像机一丝不苟地记录了下来。
两个半小时过去了,程柔已经不知经历了多少次高潮。假阳具的电力已经开始不足,但**在程柔身上的作用还丝毫没有减退的迹象。程柔的脸好像还更红了一些,面颊上的一阵阵红潮使得她显得更加妩媚动人。
赵婷和莎莎一直在忙着拾掇程柔,她们自己发反而还没有满足过。这时的两姐妹也早已经是欲火中烧,见假阳具电力已经开始不足,两姐妹干脆决定亲自上阵来收拾老妈。很快,两姐妹都把自己的衣服脱得干干净净。她们让程柔平躺在床上,并在程柔的臀下垫上一个鸭绒枕,这样母亲的阴部就暴露无遗了。赵婷把一条可以拴在腰上的双头假阳具的一端塞进自己的阴道,之后绑好腰带。她把母亲阴道里那根假阳具抽出来,由自己取代了假阳具的工作。这时的程柔在**的作用下已经完全放弃了挣扎,她自己努力地分开双腿,乖乖迎合着女儿的侵犯。莎莎则取下程柔嘴里的口塞,然后毫不客气地坐到了乾妈的脸上,湿漉漉的下体正对着程柔的嘴巴。程柔也很识趣,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开始为自己的乾女儿卖力地口交。
程柔已经完全放开了。被同为女性的两个人奸淫再加上身下正在干着自己的正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这刺激的关系给程柔带来了巨大的快感。母亲不顾廉耻地在乾女儿下身贪婪地吸食着,口中还连连发出甜蜜的呻吟,莎莎的淫液对这时的程柔来说简直像是美味佳肴,她一滴都不愿浪费。
两个女孩也注意到了程柔的反应,这当然不出乎她们的预料。
莎莎首先达到了高潮,汹涌而出的**大都被程柔喝进了胃里。暂时得到满足的莎莎离开了乾妈的脸,她坐在程柔脑袋前面,把程柔的头夹在双腿之间,让乾妈的头顶紧贴着自己的淫户,双手开始和赵婷一起揉搓起程柔的乳房。
「婷儿,你妈可真够贱的,我看她喝起我的**来都快上瘾了。」「可不是嘛。莎莎姐,我妈就是个骚货!aa你看她的那根大假鸡巴,平时她自己操起自己来不定是个什么骚样呢。是不是啊,骚货?」女儿们的污言秽语给程柔带来了更大的快感,已经完全屈服于肉欲的母亲毫无顾忌地附和着正在奸污自己的女儿们「是…是啊,你们说得没错,妈…啊…妈妈最贱了,妈…妈妈就是骚,乾妈就是贱。好闺女,罚死我吧,操死我吧…啊…好…啊…」
「呸!有你这么个骚货妈真是倒霉透了!以后我是你妈,听见没有,叫妈!
快叫!」赵婷也渐渐兴奋了起来,她一边骂着程柔一边加快了自己的动作。
这一下更是把程柔干得浪叫不止「啊…啊…婷儿说的对,你是我妈…啊…好…好妈妈,亲妈妈,操…啊…操死您这个骚闺女吧,我是骚货,我骚,我贱…啊…骚货好爽…婷妈妈快操我…啊…」!
「哈哈,婷儿,恭喜你得了个骚闺女啊。既然她都是你闺女了,那我就给她当乾妈吧。」
「好啊,柔…啊…柔儿最喜欢乾妈了,乾妈来,柔…啊…柔儿再给您舔舔…啊…」
于是莎莎再次坐到了程柔的脸上。两位新妈妈和她们的新女儿就这样忘情地交欢着,直到第二天黎明母女三人才疲倦地相拥着进入了梦乡……

上一篇:完美的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