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雪剑
时间:2020-06-07

南山子闲游之际,天空中有一鸽子飞来,这是信鸽。

他右手一招,信鸽飞到手中,从信鸽的脚上的小竹筒上取出信笺,翻开来看,上面写着几行字。

「大祸临头,勿心神不定,师父速来,小心身边的事物。」轻轻念出纸上字句,南山子自觉警剔,另一方面,又是高兴,因为他的师父要来了,多年不见,不知尊老如何,身体可好?

多少年了,好像有十多年吧,南山子感概万千,从自己被收归门下,直到出山自立,师父一直惦记着他,虽然师父在他临走前没有多伤感,可是,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南山子的师父性情正是外刚内柔的那种,不会轻易将心底的感情表达出来,正所谓严师出高徒,南山子七岁拜入尊师门下,其下只有两位弟子,一个是他,另一个是比他大两岁的男孩。

二十岁修得正果,成师出门,自立一方,南山子自知天资不错,修练有成,却从未自恃,一直努力修行,希望超越恩师,一登仙界,享万年长寿。

如今他已经四十九岁了,样子除了成熟许多外,没甚么大改变,还是老样子潇洒俊逸,一头长发束起,衣冠整洁,蓝袍加身,一副道士打扮。

南山子望着信鸽飞去,心中感概万千,想不到自己也做了别人的师父,而且还对徒儿……南山子甩了甩头,挥去浑噩的思绪,眉宇间略见清明之气,一派正气凛然的模样。

绝不能再让同类事情发生!

他打从心底这样立誓。

走在一处空地,就席地而坐,又开始吐纳打坐起来。

另一方面,简居中,小美人慢慢醒来,睁开雪亮的大眼,看不见师父在身边,倍感空虚寂寞,不知怎地,自从发生昨晚的事后,她小小的内心世界产生了翻天地覆的改变,南山子在她心中的地位已经不能用师徒之情来形容。

心中有团绵绵情愫荡漾在身体四肢百骸之间,慢慢地吸取她身体内的养份,滋润成长,不要说没有发生过昨晚的事,南山子在她心中早已经占有极重的份量,如父如母,是骨肉至亲。

小美人甜甜一笑,心中喜滋滋的,感觉和师父的感情又跨进一大步。

自己能忍受昨晚的事,今后还有甚么东西比昨晚更难受呢?

她走到桌前,看看昨天摘回来的花,花正放在一个瓶子中,散发着幽幽清香,香味沁人心脾。

她决定再去摘多些回来,便高高兴兴地出门去了。

日落西山,残阳照射到简居屋顶上,映出屋子的倒影。

南山子从外回来,一进到屋内,顿时觉得心内有种火热的感觉,这感觉和昨日走火入魔前的感觉一样,越过竹造的屏风,转入室内,他立见小美人正在欣赏一瓶花。

南山子忆起师父所说的话——小心身边的事物。

于是他就打出一道红光,射向那些花的一朵。

「噗滋!」「啊呜~」

花朵立即枯萎,并发出一声惨叫声。

「师父?」小美人不明所以,大惊道。

「花妖!雪见,小心!」

接着花瓶中的花散发出一阵紫色的雾气,雪见立即躲避开去,而南山子则马上打出几个火花,把花烧得一乾二净。

雪见一名,是南山子替小美人起的名,因为她在大雪中遇见她,又因为她学说话时第一个说的字是「剑」字,因剑字太重戾气,所以他改为「见」,取其谐音。

南山子消灭了花妖后,又施了个法术,将紫雾驱散,这才安心下来,接着转头望向躲在木柜后的雪见。

「雪见,这些花从哪儿摘回来的?」

雪见心有余悸地回应道:「后山。」

「后山?」南山子很是好奇,终南山乃一仙家宝地,经他多番研究才在此立脚,此地仙气缭绕,地灵人杰,怎会出现花妖的踪迹呢?

奇事啊。

南山子马上转身离开简居,雪见紧随其后。

来到后山,一路上都能看见散散落落的妖花,南山子逐一清理,到了入夜,他再向前行数里,发现此地竟然有强大的妖气,妖气吞噬仙气,造成妖魔横生的格局。

「怎么会这样?」

「师……师父,我觉得好晕哟。」

南山子马上点了几下雪见的穴道,又输了些真气给她,这才让她感觉好些,然后,南山子慎重地道:「夜晚妖气盛,我们早上再来吧。」「嗯。」临走前,雪见彷佛听到一把甜腻腻的女声叫她,说:「小娃儿……我一定会得到你……」隔天,天一亮,南山子就取了一把封尘的古剑,准备去后山斩妖,出门前瞥见雪见还没醒来,也就没叫醒她,此行要与花妖一战,凶险万分,实不宜带雪见去。

骄阳初昇,大地回暖,寒风凛冽,却没有下雪。

南山子出门后,雪见就醒来了,她不见南山子在身边,就知道他已经起程去斩妖了。雪见从未见过妖魔鬼怪,内心很是好奇,不知斩妖好看不好看,又好奇师父的道境有多强,便自行去后山找师父。

怀着又惊又喜的心情,雪见一步一步迈向后山,由于脚步缓慢,来到昨晚之处时已过了两个时辰。

只见前方妖气冲天,虽然是白昼,却也极其旺盛,雪见吞了吞口水,内心又好奇又害怕,没有师父在身边,怎么总觉得不踏实。

走往后山深处,一路上看见被烧焦的花朵,妖气愈发浓郁,她开始感觉到头昏转向,迷迷糊糊的向前走,脑中好像有一把声音对她说:「来吧,我就在哪里。」愈走愈深,前面传来打斗的声音,叱喝声不断,剑鸣声不绝于耳。

于是,雪见来到花妖的老巢,看见南山子正和一头下身是花,上身是一位性感美丽的女性的妖怪作战。

南山子奋战之下,竟处于下风,花妖不停用花藤攻击他,花藤条条都有一个成人的手臂那么粗,无论斩下多少,都有数之不尽的花藤补上,再加上四周满是妖花,大大助长花妖的力量,同时不停产生幻像,南山子要不停运功抵抗幻像,又要攻击,不,是化解花妖的攻势,已经疲惫不堪了。

看见雪见出现在这里,南山子整个人的惊醒了,他大喝道:「雪见!快逃!」可是雪见迷迷糊糊的,渐渐走近花妖。

「呵呵呵呵~~~可爱的小娃儿啊。」

花妖笑声媚惑,眼神中带着无限的淫意,接着邪笑地说:「嘿,臭道士,今天你来了就休想逃了。」「花妖,我乃一介愚道,斩妖除魔乃是天职,今天我不敌于你,死了我也没话好说,可是,请你放过我的徒儿。」「哦呵呵呵呵,臭道士,挺关心你的徒儿嘛,今天我就仁慈点,放过你徒儿。」南山子一下子放松了心,却冷一不防,中了花妖的道儿,被她捉住了,四肢被花藤缠住,剑掉落在地上。

南山子被「大」字型缚着,花妖淫笑几声,撕破了他的衣服,赤裸裸地露出他雄壮的身躯。

南山子大惊,道:「花妖,你想怎样?要杀便杀,休想凌辱我!」「呵呵哈哈哈,凌辱你?我是要你享受一下男女之爱。」花妖移近雪见,俯下身来,吻向雪见,雪见眼神迷离,犹如中了邪术一样。

吻久,唇分。

雪见转向南山子,一步一步地向他走来,同时慢慢地将自己的衣服脱下,一步一衣裳。

雪见可爱的脸蛋红通通,眼神迷离之中带着水灵的秀气,精致如陶瓷娃娃般的五官散发着青春可怡的活力,白嫩嫩的肌肤如若凝脂,还未发育的胸脯微微隆起,樱桃般的小豆子挺立于胸前,正是一具诱人的未熟之果实,可口美味。

「雪见!快醒醒呀!」

花妖奸笑着说:「没用的啦,今天我就要用你的雄性之物来唤醒沉睡中的至宝!」雪见已经走到南山子身边,二人对望良久,南山子又忆起那晚的事,突然心魔来袭,竟对眼前的年轻徒儿产生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