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幸存者们
时间:2019-12-01

俄罗斯伏尔加格勒顿河流域南向某处。

「那起事故已经被掩盖了,对于那个事故我们没有必要再继续的争执下去了,埃里温博士!」

一个高大的穿着一身陆军军服军官模样的人在一间军事指挥室中对另一个身穿白色研究服的中年人大声呵斥道。

埃里温博士转过身去,默默的坐在椅子上,摘下戴着的眼镜,用颤抖的收捂住额头,声音哽咽而激动的说:「我不在乎代价有多大,我们应该马上停止这个项目!」

军官走到埃里温博士面前,用带着黑色皮手套的手重重的砸在了埃里温博士面前的桌子上,大声威吓道:「埃里温!那样我们就完了!」

埃里温博士两只胳膊交叉环抱在胸前「我心意已决!没有什么可以改变我的决议!」

军官看着埃里温博士,脸上露出了一个遗憾的微笑,「可惜了…………」
随着,军官从腰间掏出了一把S4M7.62mm无声手枪,枪口指着埃里温博士的
胸口,说道…………

「这一切都是为了集团的利益」

…………

……。

Part.1

2029年4月2日

苏京大陆,某处。

这是一个残破不堪破败的大厦,在一个废弃的房间中,少女全身赤裸躺在房间的角落,清晨的一缕泛着绿色气息的晨光透过窗户订满木条的缝隙中照射进来,这个房间中所有的窗户都被一根根的木条给钉起来了,阳光把本来就暗淡的房间中映出一种诡异的气息。

「呃…………」

少女懒懒的睁开眼睛,看着透过缝隙照射进来的阳光。

「该死,头好痛…………看来我还活着」

用手支撑了一下身体,努力的想要起身,手边传来了奇怪的感觉,眼睛瞟了一下…………

原来自己正躺在一个看起来十分残破而且废旧的烂床垫上,在烂床垫的一侧充满了大量的呕吐物,呕吐物从床边到地上一侧满是一片一片的湿咸与酸臭,而少女的一只手正好在床上那一大摊呕吐物的中间。

少女只是看着床边的呕吐物,但是脸上没有一丝厌烦「可惜了,本来可以节省一顿早餐的,就这样被糟蹋了。」

一脸面无表情的少女,张开嘴巴打了一个哈欠,坐了起来,准备用手揉眼睛,在手靠近眼睛的时候停下来了。

「差点忘记了,这只手现在已经不能用了」

看着手上的呕吐物,少女脸上并没有任何厌恶的表情,起身下床踩上床垫旁边的高跟鞋,走到窗边随手拨弄了一下窗户边的装置,整个房间瞬间变得明亮起来,并且透着诡异的淡绿光芒。

这看起来是一个残破不堪废弃的房子,在房间的顶部明明装着陈旧而豪华吊灯,却不能发出一丝光芒,同时在房间顶部吊灯周围安装了许多个大小各异的镜子。整个房间中所有的窗户上面都没有玻璃,而是被一根根粗大的木条横七竖八的给钉了起来,在最大的窗户边旁有一个是巨大的镜子,而那个镜子就是整个房间唯一的照明装置,从镜子中映射而来的阳光在房间里镜子的折射与反射中照亮了所有的事务。这个房间里没有一样家具是完整的,到处都充满着破旧腐败的气息,而在这个房间中最不和谐的地方就是在窗边的这位身材高挑踩着高跟鞋的裸体少女。少女的胸部很大,看起来有F左右,在异常坚挺的乳房上有着一个稍显凸起的淡粉色乳晕,在稍大的乳晕上点缀着两颗红豆一样的乳头,在乳头的缝隙中好像内嵌着什么东西似得。少女的眼睛半睁着,绿色的瞳孔仿佛闪动着异样的光。

少女的身体在窗边站着,在她的脚下是一个巨大的平底铁盘,突然少女不自然的晃动了一下,慢慢的把头微微上扬,乌黑的长发从肩膀散落到腰间,发尖在腰臀之间撩拨,少女突然打了一个寒颤,把两双修长的美腿打开,真是一个丰满的阴户,高耸饱满的耻骨上一根阴毛都没有,在紧闭的阴户上不自然的垂挂了一个不长的链状吊坠,那是一个指环形状的吊坠,在指环上好像还刻着什么文字,在吊坠另一端深深的嵌进了少女阴户内部。少女将手指勾住指环吊坠,向外拉伸着。尝试性的拉了几次后脸上浮现出了一个享受满足的表情,一个发条蝴蝶样式的金属慢慢的从少女紧闭的阴门口若隐若现的拉了出来,突然手指用力奋力将股间指环向外一扯,一个长度约五厘米沾满液体的圆滑长钉状螺旋金属物体从少女的尿道里被拉了出来,少女全身颤抖着,一股清流从胯间流出。

少女把沾满呕吐物的手放在两腿之间,用小便冲洗着污秽的手。湿热尿液的触感从胯间传到手掌这让少女又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金黄色的尿液带着少女的温度不断的重刷着少女的手,渐渐的手上的污秽已经被冲刷殆尽,少女慢慢蹲下,张开M字腿,阴部自然的张开。因为胸部太大少女并不能直观的看到自己阴部的状态,只能通过摸索来确认下体的情况。拿着吊坠的抽用钉状金属的尖端在整个阴部划拨着,少女的阴蒂已经透出包皮不断的勃起着,钉子的尖端划过尿道上缘刺到了勃起的阴蒂,少女咬了一下嘴唇享受着这种刺激的快感,接着又用两根手指插紧阴道,在插入的同时从少女的阴道口溢出了一股白浊透明的体液,少女将两根手指深深的插入阴道并没有做什么动作,好像是要固定什么似得,接着少女的尿道口正不自然的向外沿一点一点的凸出,尿道口大约向外鼓起一厘米的样子,接着,少女用螺旋钉子的尖端对准尿道口…………

「呼…………」

少女深呼吸了一下,手部用力对着阴道一刺,卡在尿道口五厘米长的螺旋钉直挺挺的刺进了少女的尿道,尿道在完全吞没螺旋钉后少女顺时针的把蝴蝶发条旋转了几下,仿佛是要把瓶盖拧紧一样。

少女的手指能阴道中抽出来,手指上已经沾满了浓稠的耻液。少女站起身,踉踉跄跄的走到破旧的沙发向下一倒,卧坐在沙发里,沾满体液的手自然的搭在破沙发的扶手上,手上的汁液正欲向下低垂着,在空气中拉出了一条淫靡的银线。胸部根据呼吸在上下起伏着,淡粉色的乳头在淡绿色的房间中上下跳动着,显得格外的诡异可爱。少女用干净的手腿间摸索着什么,突然把身体向上挺动了一下,在身子底下沙发的坐垫上掏出了一个黑色的遥控器。少女把遥控器对着房间门口按了一下…………

「滴!」

一声电子设备发出脆响后,紧接着传来的是一阵卷帘门的声音。

「汪汪…………汪汪…………汪…………」

三四只长的像狗一样的生物从另一个房间跑了进来,长相怪异的生物发出了一阵狗叫一样的声音,站在房间门口,是三只还是四只看的并不是很清楚。
少女的手对着窗户边上那摊秽物指去,接着打了一个响指,站在房间门口的生物马上对着那摊秽物扑了过去。

在窗边传来一阵恶狗进食的声音,那三四只长得像狗一样的生物正在舔食平底大铁盘中少女的小便和被小便冲刷下来的呕吐物。

仔细看过去,应该没错,在那里就是狗,长得像似大型犬的样子,但是很奇怪,有一只狗有两个脑袋,和其他两只一样这只双头狗的身体上没有什么毛发,看起来应该是一种大型犬,而在狗的全身上下都好似披着一层一层被烧伤的疤痕。其中一只狗比较小一些,但是好像异常凶狠,三只狗只有这只小狗在一侧吃东西,而另外两个大狗在另一侧吃东西,小狗只要发出警告的低吠声其他两只大狗就不敢靠近。大狗一边在吃东西,一边观察着小狗的状态,生怕一个不注意被小狗袭击吃掉。

「汪~!」

小狗对着两个大狗发出一生吠叫,两只大狗纷纷的躲开食盆,仓皇的向着房间的角落跑走。小狗继续的在食盆中吃东西,而两只大狗在床边和床上吃散落在地上的秽物和床上的呕吐物。

少女接着又把遥控器朝着自己的身后按了一下「滴」

又是一声清脆的电子声响,伴随着一阵卷帘门的声响后突然安静了,在安静的空气中又再次传来了诡异的声响…………


Part.2【旧章】

2029年1月1日

俄蒙哈大陆南半岛,阿尔泰克斯,新联邦组织残部这是一个破败不堪的作战指挥部,在扭曲残破的几台还算完好的电视墙上显示着一些扭曲的数据,在其中的一台显示器上记录着一些视频和一些文件。

「列兵,打开它吧…………」

一个带着白手套光头模样的军装男子双手背在身后,对着身后控制台的士兵操作员说。操作员在控制台前,双手颤抖的放在触摸板上,双击打开了荧幕上的文件,并且投影在了电视墙上。

光头用手推了一下戴在脸上的眼镜,只能从侧面看到他的样子,侧脸看上去是一个满脸威严的人,五十岁上下的样子,在嘴巴和下巴上长着一圈浓密的胡子,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军官。他看着电视墙上的画面,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左手颤抖着提起来,手指颤动着捏着眼镜腿,眼镜在颤动中被摘了下来。光头军官看着屏幕,没投皱在一起,在可视侧脸的眼睛内出现了大量的血丝。

「看来事情果然比我预测的还要糟糕…………」光头军官喃喃自语说道

正在这是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份文件,在文件抬头的角标处赫然用英文写着「FederalgovernmentoftheUnitedNations」(联合国联邦政府)

【一页文件】P1

浩劫事件:2020年12月31日,联合国安理会报告,截至当日统计2017年世界
人口总数为77亿,2018年世界人口总数突破100亿,2019年世界人口总数突破150
亿,2020年世界人口总数已经突破200亿,预测2021年世界人口总数接近300亿,
预测2025年世界人口资源饱和。

2021年2月3日,第三次世界大战前夕,莫斯科红场中央发现巨大裂痕,裂
痕在45天后横跨莫斯科贯穿了整个俄罗斯,深深的地面裂痕东至白令海峡西至乌克兰北部,将整个俄罗斯帝国撕裂成南北两带,同时由于巨型天坑的出现对于俄罗斯联邦帝国也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这起事件被定义成一个事故,接着事故很快被掩盖,而俄罗斯天坑线在政府的包装下也成为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奇迹一个靓丽的风景线。

2023年5月18日,夜,第三次世界大战正式拉开帷幕,在乌克兰敖德萨城镇
北部打响第一枪。据闻帝国联邦政府派遣特工潜入敖德萨北部工业重镇窃取机密时找到追捕,在当地反抗军联合缉捕下,特工潜伏进了目标所在地的军工厂并且引爆了自身体内的纳米炸弹,在爆炸的连锁作用下,敖德萨北部地区重型工业工厂同一时间发生了多个连环爆炸案。

2023年5月19日,凌晨,俄罗斯天坑线发生剧烈震荡,以乌克兰为中心,纵
横交错的地裂天坑连续向四面八方蔓延数千前公里,天坑的深度已经接近了地核与海洋的深处。

NASA:欧洲大陆、非洲大陆、亚洲大陆均在卫星上可以看到明显四分五裂的绝大黑色裂痕在地球表面肆无忌惮的延展开来,并且以微妙的速度正在纵横交错的扩张。

2023年5月29日,北纬45°西经150°位于太平洋深处发生巨大震荡,方圆
50海里海水变成了淡绿色,并且引发了全球人类文明史上最大规模的海啸。海啸以太平洋东北侧为中心点向全球范围内覆盖而至,在海啸到来的同时伴随着规模无比巨大的核子级地震。

调查报告:美利坚合众国核武基地位于北纬45°西经150°太平洋深处海底,
由于俄罗斯天坑线的二次蔓延位于白令海峡的天坑线南北向的快速延伸,导致多个海底火山集中爆发,造成了巨大且快速的海底大规模地震,在连锁效应作用下,天坑蔓延速度之快将美军位于太平洋海底的核武基地整体撕裂,在震荡中,海底223个核弹头全面爆发。爆炸的威力巨大,自太平洋海底地下半径50海里向下30
公里的物质全部消失,在深处裸露出了赤红色的地核,在海水的倒灌下,地核产生了巨大的收缩,并且正在释放大量紫红色的烟气,在激烈的震荡中,全球性核地震就此爆发…………

2023年6月3日,全球核武在天灾的作用下全面爆发,世界现存的核武器在
这次浩劫中几乎被悉数摧毁自爆,截至当日据不完全统计全球核爆炸事件已经发生1323起,核泄漏事件不计其数。俄罗斯天坑已经蔓延全球,在山呼海啸中,地球表面的大陆版图在卫星监控下被撕裂成四分五裂。同时,核辐射的巨大风暴已经向着地球上的所有生命疯狂的袭来!

…………

光头军官的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同时一边痛苦的咬着自己的嘴角。

接着,投影在电视墙上的文件翻页了

【一页文件】P2

新纪元事件:

2026年1月1日,浩劫事件之后,遭受地震以及海啸中死亡的人数约为32%,
遭受强烈核辐射死亡人口约为36%,突发变异死亡的人数约为23%,因为资源匮
乏死亡的人数约为4%,基因突变残疾生还者约占人口总数1%而且还在每日持续锐减中,额定计划内消灭地球口人总数96%,剩余人类人口总数约9.8亿,开启人
类文明新纪元。

乐园事件:2026年5月14日,全球网络初步恢复部分政府以及军用基础联通,
卫星重新对现存地球进行全方位扫描。当前世界已经不再是浩劫之前的五大洲四大洋的版图样貌了,浩劫之后地球表面大洲板块分崩离析,大型的洲际岛屿39块,小型的洲际半岛不计其数,南极州整体消失,澳洲向南部偏移临近南极圈的边缘,亚非大陆被肢解破碎,大型洲际岛屿分别向着大西洋、印度洋、太平洋漂移,现在整个地球被水分覆盖的面积约为地球总面的52%.在太平洋中心处多地带浮现出大范围的洲际大陆,在这块大陆上弥漫着紫红色的烟雾,现在的科技难以具体探测。但是唯一确定的是,这片在太平洋中崛起的高海拔大陆,是现在目前地球表面最大的平原大陆,而且在这块大陆周围可以探测到的一些物质中发现,临近这块大陆区域的物质辐射含量基本为0,在大陆内部的辐射含量极低,甚至根本无法探测到。这块大陆已经被新联邦政府正式更名为「乐园大陆」。

进化论事件:

编号41021

姓名:娜殴莉生物:人类性别:雌性种族:拉美裔人种年龄:24

日志

X210415实验对象编号41021,进行第9次异种交配…………
在文字叙述的下方有一个视频文件

…………

……。

【残破的指挥部内】

「长官,这个也要打开吗?」

列兵操作员将手放在控制面板的触摸板上,有些犹豫的问道。

…………

光头长官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吐沫,巨大的喉结颤动了一下,说道「来吧,打开吧」

收到命令的列兵操作员,打开了在面板内的视频文件一段骇人的影像投射到了扭曲的电视墙上

…………

……。

Part.3

2029年4月2日

苏京大陆,某处

「喀喀喀…………喀喀喀…………咔咔咔…………」

在少女的背后传来一阵阵铁链摩擦地面的声音,这个声音越来离少女越来越近,而少女不以为意只是稍显疲惫的卧在沙发上。

「哧哧…………哧哧…………」

突然,少女挂着体液的手突然开始不自然的抖动起来「哧哧…………哧哧…………」

声音越来越大,少女的手不自然的抖动愈来愈强烈「哧哧…………哧哧…………」

突然,在少女的手上出现了一条鲜红色的舌头,这条舌头十分的大,看起来有些像牛的舌头,在这粗大的舌头上,长着一层软性的倒刺。大舌头在少女的手上肆无忌惮的舔食着少女的体液,在舔完之后舌头就迅速的向下方收回,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生物的舌头。

突然,少女把收抬了起来,在眼前端详了一下,觉得已经很干净了,前后手掌已经没有任何污垢了。少女的手划过自己的身体,从双乳到肚脐,再到自己的阴门处,用手指在阴道口沾湿了一些剩余的体液,接着她又看了看自己的高跟鞋…………

「呃,这真是一双令人作呕的鞋子」

少女低声说道,将沾满耻液的手指抹在了自己的高跟鞋上。

没错,这确实是一双恶心的高跟鞋,在之前已经踩了一些呕吐物在上面了,接着还有小便和一些其他的构成,已经不再是它原本拥有的样子了。

少女在鞋子处打了一个响指「咔咔…………哗啦哗啦…………」

一阵铁链抖动的声音传来,从沙发后面爬着过来一个好似人形的生物,在这个生物的颈部带着一个铅制的金属项圈,在项圈以下的部分可以看出来应该是一部分畸形怪异的人体,在人体的背上爬着一只怪异的手,这只怪手比一般人类的手要巨大一些,在手掌下面好像捂着什么东西,而在这个人体贴近地面的地方长着两只短腿,腿大概只有人类小退一样的长度,在身体前侧是一只半截的小臂支撑着地面,在贴着地面的手掌上手指是扭曲的,仿佛经历过粉碎性骨折然后自然长成型。整个人形怪物的身体背部皮肤也和三只狗一样,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烧伤后的疤痕,不同的是在这些疤痕上又满布着一些大大小小的牙印和一些不自然的缺口。在项圈的上面是一颗怪异的头颅,头颅上并没有什么头发,在原有面部五官的位置已经找不到五官的痕迹了,可以明显的看出来原本耳朵和眼睛的地方是被人刻意用刀割掉的,在而在原本耳朵的地方有着一个褐色的直线型疤痕和一个内陷的耳蜗,而在原本眼睛的地方眼皮是被手术缝合在一起的,已经长得很结实了上下眼皮融为了一体并且向着眼窝深处塌陷着。在嘴巴的上面是两个黑褐色的气孔,并没有人类的鼻子,在气孔边沿有的只是一圈陈旧的疤痕。在头颅的嘴巴处,嘴角被人刻意的用利器割开,但可以看出并不是刀子割的,两个嘴角极其不对称的向耳后开裂着,透露张开嘴巴可以看见一个牛舌一样的舌头,在舌头的根部隐约的可以看到一条红色的暗线,推测那条暗红色的线应该是手术的痕迹。在头颅的口腔中,没有一颗牙齿,就连牙床处也是都是一个一个的细小的伤痕。
人形怪物颈部的项圈是铅制的,很重的感觉迫使他的任何行动都只能趴在地上,人形怪物爬到高跟鞋的前面用前肢跪下嘴巴贴着地面,伸出舌头开始舔食着高跟鞋上的污垢。只见血红的舌头越舔越快,转眼间就把一只高跟鞋清理干净了。
由于铁链限制的关系,人形怪物只能抅到少女的一只高跟鞋,而另一只高跟鞋明明就在眼前,舌头却怎么都够不到,情急之下人形怪物开始躁动起来。少女见状瞥了一眼,用脚把另一只鞋子拨弄到了怪物嘴边,没想到怪物竟然一口就把少女的鞋子吞进口内。

少女眼角余光瞥见高跟鞋被人形怪物吞掉了,翻了一个不耐烦的白眼,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只脚踩在已经被清洁完毕的高跟鞋上,另一只脚缓缓的抬了起来,然后重重的将抬起的脚踩在人形怪物的面门上,人形怪物的脸被踩在地上,整个身体都趴在地面上,因为颈部的项圈太重,身体根本无法保持保持平衡,侧身栽倒在地两只后腿和半截小臂拼命的挣扎着。而少女看到人形怪物在挣扎并没有把脚移开,然后再次,一次,又一次,再一次的将脚重重的照着人形怪物的头上踢着,踩着,跺着,用力践踏着。

「嗷嗷嗷…………啊呜呜呜…………」

人形怪物从喉咙的深处发出哀号似得悲鸣,而少女越是听到怪物的悲鸣踊跃用力的踢踩着。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在房间内的三只狗样生物听到人形怪物的悲鸣也都纷纷跑到少女周身,其中身材最小的狗最后才跑到少女身边,在它过来的时候另外两只高大的狗也它让开了一条道,接着小一些的狗跑到少女腿边直接就向着人形怪物扑了过去,小狗张开嘴的时候两个大狗三个脑袋都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再看小狗这边,满嘴长满了锋利而密集的三排獠牙,獠牙非常细小,看起来想锥尖一样锋利。小狗对着人形怪物一口扑上去,接着两只大狗也对着人形怪物撕咬起来,恶狠狠的啃噬着。
「呜呜呜…………N~……O……呜呜呜…………NO~…………」
在人形怪物哀号声中,放佛听到了人类的只言片语「NO」

少女恶狠狠的对着人形怪物践踏了一会,释疑让三只狗停止对人形怪物的撕咬。两个大狗停止了动作,只有小狗还在继续的撕咬。少女瞥了一眼小狗,照着狗肚子就是一脚。

「嗷嗷嗷…………嗷嗷嗷…………」

小狗被少女一脚踢飞到墙角,两只大狗也跑了过去。

再看看少女脚下,人形怪物已经把嘴里的高跟鞋从嘴里吐出来一部分,少女用脚把鞋子从怪物嘴里拨开出来,发现用脚怎么拨弄也无法把鞋子从怪物嘴里弄出来。

少女蹲了下来,正有一丝耻液从股间流出,怪物放佛问到了少女的荷尔蒙在那个瞬间好像变得亢奋了一些,脑袋拼命的向后一扯,把高跟鞋从舌头上拔了出来,而在人形怪物的舌头上刮了一条长长的血口子,原来是刚才高跟鞋的鞋跟刺穿了人形怪物的舌头。

少女起身穿上高跟鞋,又再次的用鞋子的高跟踩在人形怪物的头颅上,而高跟的一支鞋跟正好嵌入在人形怪物面部的气孔。

人形怪物的头无法动弹,只能用肢体挣扎着,在不断剧烈的挣扎中发出了悲鸣的哀号。

「呜呜呜…………呜呜…………li…………ang…………呜呜呜…………xu
…………an…………呜呜呜…………」

少女听见怪物的哀号突然面起怒色「你没有资格叫我!」

说着,少女更加用力的践踏着怪物的头颅,而人形怪物已经处于在痛苦的边缘,继续哀号着…………

「呜呜呜……liang……xuan…………呜呜呜…………liang…………呜呜
呜…………xuan…………」

少女拔起腿重重的用鞋跟揣在人形怪物的眼皮上,眼皮被锋利的鞋跟戳破流出了一些淡红色的液体。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人形怪物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打击着,突然掉头就用肢体扑腾着向着沙发后面的房间跑回去。

少女看着人形怪物跑进去的黑暗房间恶狠狠的说道:「你根本没有资格叫出这个名字,良萱已经和妈妈一起去了那边的世界,让我在听到你叫出这个名字的话,我就杀了你!」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在黑暗的房间深处传来了一阵阵呜咽的声音,接着,少女拿着遥控器对着黑暗的房间按了一下。

「哔」

伴随着一声电子发出的清脆声后,发出一阵阵铁栅门下落的声音。

「这些都是你造成的后果,要怪只能怪你自己。」

少女转过身体,背对着人形怪物的黑暗房间,长长地舒了一气口。

…………

Part.4【旧章】

2029年1月1日

俄蒙哈大陆南半岛,阿尔泰克斯,新联邦组织残部残破的指挥部内,两名军人正在盯着扭曲的电视墙,在电视墙上正在播放着一段骇人的视频。

【视频】编号X210410219.avi整个黑色的电视墙率先出现的画面是一段完全
黑色的画面,在画面左上角标注着视频的录制时间,当前的显示日期为2017年4月6日。接着在视频的镜头中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色防辐射服带着眼镜的人,在防护服头盔内带着呼吸面罩,从视频中看不出是男还是女,在头盔的额头上沿印着「X1」的绿色标志。

接着,穿着防护服的人绕到摄像机的背面,用手拿起了摄像机,镜头一转画面中出现了若干个巨大的圆柱形透明看起来像玻璃材质的容器,在容器中充满了淡绿色的液体,在每一罐液体中都沉睡着一个人体。这些人体看上去并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仅仅实在容器中自由的漂浮着,在每一个人体上带一个微型的装置装在他们的鼻子上,看起来应该是微型呼吸器。绿色的容器陈列在大型的实验室仓库内,看起来有上百个,而每一个容器内陈列的人物都各不相同,包括年龄、性别、肤色、人种,看上去在这一大片的陈列容器中包含了世界上有人种族类型的人类生物。

跟着镜头穿过了这一片绿色容器组成的森林,在巨大陈列的实验室尽头是一面巨大而灰暗的玻璃墙,在玻璃墙的尽头是一排很长的控制面板,在控制面板上密密麻麻的密布着按钮一样的装置。

突然画面中出现了一双手,这双手把摄像机固定在玻璃墙前面的支架上,确保整个镜头可以拍到完整的玻璃墙。

穿着防护服的人走到玻璃墙前,用手在控制面板上按了几下,突然灰暗的玻璃墙一下变得明亮了起来,光线有些刺眼把玻璃墙内的一切都照应出来了,显得格外清晰。

在玻璃墙另一侧是一个二十多平方的房间,在房间中间顶部的位置有一个巨大的机器装置,在机器装置对应的地面上有一个巨大的凹槽,凹槽内黑洞洞的什么都没有。在房间的内测右面巨大的反光镜,在镜子的两边有两道密封的铁门。
穿着防护服的人继续操作着控制面板,突然在摄像机的镜头内传来一些频密而微弱的晃动。

在明亮的房间内,正中央的巨大凹槽内慢慢的升起来了一个充满绿色液体的容器,在容器罐的顶部边缘写着「编号41021」的字样,在容器内漂浮陈列着一
个人体,从表面体征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女人,在绿色液体的环绕下黑色的长发漂浮在脸的周围,看不出来她的样貌和年龄,这个女人只是漂浮在容器中,手脚自然的卷曲张开着,一动不动看上去没有任何生命反映。在绿色液体和强烈灯光的作用下,这个女人显得格外的诡异。

充满绿色液体的容器已经完全从凹槽内生了上来。

「喀拉~」

从房间内传来一个清脆的声响,应该是容器已经被固定好了吧。接着,穿着防护服的人又在控制面板上按了几下。

房间内在容器上面巨大的机械原盘开始缓缓的下降,将整个容器的顶部与机械原盘进行对接。慢慢的在容器内绿色的液体开始内向下缓缓抽空,在抽空的同时从上方的机械原盘内也伸出来了几只机械触手牢牢的固定住了女人的颈部、双手和双脚,整个失重的身体微微的向后仰着。

十几秒后容器内的液体已经完全都抽出,女人被机械触手伸出的手铐固定着,依旧没有任何生命的痕迹。接着,机械触手把少女鼻子下面的微型呼吸器给摘除掉,在呼吸器脱离少女鼻腔的一瞬间,少女的生命放佛被瞬间激活一样,突然身体不自然的向后仰,胸口出现剧烈的呼吸,身体出现了大量的起伏。

少女的皮肤比较白皙,在白皙中夹杂着一些偏红的古铜色,看起来应该是一个拉美裔人,从发色是棕黑色,大几率应该是拉丁美洲一带的人种。少女的身形有些异常的好,看起来这并不是一个有着大骨架的少女,但是在胸前却有一双巨大的乳房,乳房在胸腔剧烈的起伏中,显得尤为的不自然,整个乳房并不是自然的垂在胸前,而是这个乳房都在勃起着,甚至说膨胀着,在起伏中看起来更像是一对膨胀着的气球。少女的乳晕是红色的,红色中带着暗沉的颜色,乳晕很大,大概占了整个乳房的四分之一的面积,在红色的乳晕上乳头不自然的勃起着,勃起的程度很大,连带着整片乳晕看起来也是勃起的。看起来整个乳房格外的具有弹性,在乳房中可以隐隐的看到在皮肤下埋藏纵横交错的青色血管。

在几秒钟后,格挡在少女周围的玻璃容器已经全部下沉缩回到凹槽中,少女被机械手臂固定在房间的中央,急促的呼吸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慢慢的睁开眼睛,在凌乱的头发中可以看到少女的眼睛半睁着,绿色的瞳孔正死死的盯着摄像机的镜头。

穿着防护服的人突然将身体转向镜头,翻看了一下控制面板上面的日志,在防护服的头盔处按了一下在左边侧脸的按钮,对着镜头说,

「编号41021,即将进行第9次异种交配」

这个声音突然出现在视频中,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声音有些沧桑,说着英语,听起来有一些美式口音。

「当前进度,注射空孕催乳剂第60天,注射强制排卵剂第16次,未进行α光线照射。」

说着,穿着防护服的人回头看了一下实验室中的拉美洲少女,上下打量了一番,自言自语说道,「看来我们的娜殴莉这次已经成熟了」

接着,回过头来继续翻看着手中的日志,继续对着镜头做着记录「我是埃里温博士,今天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日子,就在不久之前我收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但是那个好消息好像跟我们的实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简单的说一下希望可以记录我现在的一些喜悦吧。」

「咳!~」

埃里温博士接着说「实验对象娜殴莉外表体征已经做好受孕准备,即将对目标进行生化检测」

说着,埃里温博士把身体在此转过去对着控制面板继续进行操作。

实验室内在机械原盘中伸出了两只细小的触手,在触手的尖端是两只细长的钢针,钢针在空中缓缓的降落着,慢慢的移动到了少女的胸前突然停住了。
少女突然开始拼命的挣扎想要实图摆脱触手的束缚,但是无济于事她只是拼命的晃动着,让自己的手腕脚腕还有脖子更加疼痛。在绑住手脚四肢的触手手铐上突然出现了六道蓝色光线,这六道蓝色的光想相互联通交叉,仿佛光线中蕴含着巨大的控制力,让少女的身体不能在剧烈挣扎,就这样少女被死死的钉在了实验室的正中央。

触手尖端的钢针有五公分左右的长度,慢慢的锋利的针尖向着少女的乳头靠近,少女想要在此挣扎,但已经无济于事了无论她怎么想动身体都没有办法移动分毫,只能看着钢针对着自己的身体慢慢逼近。

钢针的针头在少女的乳头前突然停下来了,少女这时已经不敢用力的呼吸,生怕锋利的针头对自己的乳头造成伤痕。

埃里温博士回头看了一眼摄像机,然后对着控制面板按下了一个按钮…………

两只停在少女乳头前的钢针收到了前进的命令,锋利的针头正慢慢的对着少女的乳头乳孔一点一点的扎进去,这个速度并不快,甚至让人感觉慢的窒息。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少女发出了恐惧的呻吟声,她只能低声的让自己尽量释放一些积压在胸口的恐惧,看着钢针一点一点的嵌进自己的胸部。

针头的尖端已经扎进了少女的乳腺,但是钢针本身并没有什么润滑,看起来钢针进入的并不顺利。

随着针头的推进,钢针并没有一下子就扎进少女的乳腺内,只是一部分锋利的针头尖端嵌入了少女的乳头乳孔内,而钢针并没有因为阻力而停下来。钢针继续不断对着少女的乳头推进着,不断的施加压力。少女勃起的乳头在钢针的推进下渐渐的陷入了巨大的乳晕内,整个异常膨胀的胸部在乳头内陷不断深入的压力下显得更加膨胀了,在乳晕周围密布的微型血管看起来更加明显了。

「噗」~「噗~」!

在实验室中传来了两个非常细小的声响,如果不是周围什么任何声音,这种很微弱的声响也许很难会被察觉到。

之间少女的双乳分别不自然的向外弹出,而之前的钢针已经深深的从少女巨乳上的乳头扎进了乳腺的内部,在乳芯边沿仿佛可以看到一丝细小流出的白色液体。

…………

……。

Part.5

2029年4月2日

苏京大陆,某处

紫峰大厦大厦,是位于旧世界中一座还算比较知名的大厦,这座大厦位于旧世界亚洲的中国,具体位置就在江苏省南京市市中心的绿地广场,紫峰大厦(Greenland
SquareZifengTower)简称紫峰大厦或紫峰,是江苏第1、中国第6、世界第
10高楼。紫峰大厦的建筑高度大约450米,建筑面积约137529.00平方米,其中
包含地上89层,地下3层。从外观看起来这是一座坚韧而挺拔的大厦,在大厦的外壁装满了高强度的防紫外线玻璃,玻璃在白天呈现出深蓝色夜晚曾呈现黑色,在当时给人已浓浓的商务感。

然而现在的紫峰大厦从外观看起来已经废弃了很久的大厦,在大厦外壁高强度放紫外线玻璃已经脱落了将近70%的区域,很大一部分大厦的内部空间都完全的暴露在外,在大厦的一侧已经被楼顶的坍塌损坏了,原本在顶楼的灯塔也到处在大楼的另一侧,经过统计,现在的紫峰大厦可使用的建筑面积也仅仅只是原来的六分之一而已了,虽然大厦已经残破不堪,但是大厦内部一部分基础设施还得到了完好的保留仍然可以继续使用。

在特艾伦大厦的周围用废旧的轿车、卡车组成的防护墙,这个特殊的防护墙大约有五六米高,有些是几辆轿车堆叠在一起,有些是高大废弃的货柜车,这些车辆围在大厦周围形成了一道防护墙,在防护墙的外侧缠绕着枝杈纵横的铁丝网,这些铁丝将叠在一起的报废车辆全部贯穿紧密捆绑在一起。在防护墙西侧有一个货柜车的缺口,而这个缺口就是就是进入特艾伦大厦的大门。在大门的顶部是一个还有70%还可以正常显示的巨型LED显示屏,这块显示屏原本是大厦中商户的
所有品,在浩劫之后这块原来挂在20层至40层的巨型显示屏从大厦上脱落了下来,
在几个技术宅的灾后挖掘和修复下依旧可以正常使用在很大程度上这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了。在LED显示器的顶端用胶带和绳子固定着一些奇怪的装置,而这且装置就是一些自制的探测器,探测装置会把一些数据实时反馈在LED显示器上。

然而就这样一幢残破废弃的大厦内还寄宿着一群浩劫之后的生还者。

现在的紫峰大厦为生还者们称为特艾伦大厦,意指在浩劫之后依旧屹立的紫峰可以给人们带来希望的曙光。现在的特艾伦大厦位于苏京大陆的中心,而苏京大陆的组成也是比较微妙。在浩劫之后地球板块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苏京大陆的中心就是旧世界的整个江苏省,在江苏省北部东侧是整个韩国半岛,在正东侧是日本半岛,南侧是整个上海市和浙江北部,西侧是安徽东部,而北侧是河南东北平原和山东南部平原带,就是这些大陆板块在浩劫之后组成了一个新的大陆板块,而这个大陆板块的中心就是旧世界的江苏省省会得到了暂时的保留,人们就称这个大陆为苏京大陆,而苏京大陆现在的位置位于旧世界日本南端西侧。

特艾伦大厦是苏京大陆的正中心,同时也是整个苏京大陆上生还者最集中的地方,在特艾伦大厦内常年寄宿着两种浩劫生还者,他们分别是异变者、幸存者。异变者指的是在经历浩劫之后活下来的非正常人类,他们有的看上起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而身体基因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有的人则在身体外貌上就有着非常明显的变异,而这些变异往往看上去都是畸形或者是灼烧的伤痕,大部分的异变者生活的都很痛苦,一边渴望希望曙光的来临祈求天神或者政府给自己带来治愈过上以前的生活,一边又在期待着死神的眷顾不想不人不鬼的活在世上。而幸存者他们是经历了浩劫而躲避过浩劫的一群人,这群人与正常的人类没有区别,他们依旧渴望过剩正常人的生活,继续组建自己的家庭,想要拥有自己的生活,然而在这个浩劫之后的新世界中这群人想要的生活只是一个奢望的梦想,他们能做的只是一个拾荒者,在废墟残骸中寻找生存的希望。

在残破不堪的特艾伦大厦内,寄宿者的思想也发生着严重的分歧,大约有四个派系。分别是领主派、求新派、生存派、侍者派。领主派的生还者往往想要统治和支配其他人,并且奴役他们让更多新幸存者来为自己服务,在这个无政权的时代拿下一方领地获取一方势力成为一方霸主;求新派的生还者往往大多数都是没还有发生变异的异变者,而这些异变者大多过着和幸存者一样的生活,并且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每当夜幕降临之后他们会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默默地策划着什么;生存派往往在以自我为中心,在并不大的范围内过着自己的生活,而这一类人其中包含着异变者和幸存者,有一些异变者和幸存者以一人为中心共同生活着,这类人往往多是相互之间有血脉关系的人比较多;侍者派往往多为一些严重变异的异变者,他们渴望生存,在恐怖丑陋的外貌下他们往往希望保留作为人类的最后一点自尊,他们渴望被重视,哪怕随之而来的是被人奴役、严酷的伤害、殴打只要生命得到哪怕一丝丝的被对待,这也是他们生存在这个残酷世界中最大的动力。

…………

……。
【完】

上一篇:侠女和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