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豪门富少淫乐女神】第001章 女友朱茵
时间:2019-05-24

【豪门富少淫乐女神】第001章 女友朱茵

此时,在香港一间普通的公寓门口,一辆高级敞篷法拉利跑车停在了门口。


  「茵茵,为什么!为什么!」法拉利跑车之前,一名二十多岁,身穿白色衬

衣和牛仔裤的文雅青年,正站在一名看起来二十岁的美丽少女身前,痛苦地叫道。


  青年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三,一头寸发,肩宽体壮,身材可以说是完美比例,

丝毫没有一丝赘肉,清秀的少男容颜显得十分俊秀,皮肤显得有些娇嫩雪白,胸

膛隆起的肌肉轮廓,更可隐隐看出这名少年乃是个有男模身段黄金比例的俊男,

可以说是无比吸引女人的瞩目。


  而站在她面前的那名少女,一身华丽的名牌服装,乌黑镶嵌着宝石的连衣裙,

遮掩着不算太过丰满,却是修长苗条的诱人身段。


  这名少女拥有一张圆圆的娇嫩俏脸,精致的五官,眼眉口鼻无比美到极点,

娇嫩的嘴唇涂着红色的口红,可人的小巧琼鼻犹如艺术品一般,一双靓丽的大眼

眸,似乎还闪现着一丝丝清丽的光芒。


  这个少年的名字,叫顾家兴,今年20岁,而少女的名字,则是叫朱茵,今年

20岁,他们在一起有半年的时间了。


  半年了,这对恋人在香港这间普通的出租房厮守了半年,如胶似膝,快慰难

当,真可谓是只羡鸳鸯不羡仙。顾家兴平日里靠卖画为生,而朱茵则是在家里帮

着顾家兴做饭,洗衣,他们已经商议了,明年就结婚。


  可是,就在今天,朱茵却带着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走到了顾家兴的面

前,告诉他,自己已经认识了这位香港上市公司的老总,自己要和他分手,跟这

个人在一起,那个人会捧自己做大明星了。


  顾家兴无论如何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朱茵,艰难地质问着。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此时,朱茵戏谑地看着顾家兴,冷笑道,「为

什么?为了钱啊!在这个社会,没钱可以活吗?你一直在说,你要成为著名的画

家,成为像梵高那样名垂千古的人物。可是,你的画除了拿去小画廊贱卖,赚几

个菜钱,谁会买你的画?半年了,我在这里耗费我的青春,陪你过吃糠咽菜的日

子,我受够了!」


  说完,朱茵指了指自己的衣服,冷笑道:「你知道我这件衣服多少钱吗?这

可是国际名牌Louis Vuitton ,就这一套衣服,你卖一百副破画也别想卖到一个

零头!」


  顾家兴完全惊呆了,浑身不住发抖,内心里的愤怒、屈辱、难受、不解、惊

恐,无不一一涌上了心头。


  「你……你当初说过,可以和我共患难的!你说不在乎我没钱,你……你现

在为什么……」顾家兴痛苦地咬着牙叫道。


  朱茵像看傻瓜一样地看着顾家兴,冷笑道:「现在什么年代了?这些话你相

信啊?这个社会,什么爱情,什么承诺,都算什么?只有钱和权力才是最重要的,

没钱没权,你凭什么保护一个女人?我长得这么漂亮,早该甩了你个穷鬼,找个

好的呢,我已经在你身上耗费了半年的青春了,我可等不起!」


  说着,朱茵从怀里,取出了一张支票,扔到顾家兴面前:「家兴,看在你我

这些年的情分上,这笔钱你拿着,拿去找个比我更好的,好好过日子,忘了我吧

……」


  顾家兴咬着牙拿起了支票,看了看:「五百万?呵呵,想不到我的感情,我

们这么些年的点点滴滴,这么值钱!」


  他自嘲地笑了笑,将手上的支票缓缓撕成了碎片,朱茵没有说话,低着头不

敢再看顾家兴。


  「你这个臭婊子!」顾家兴狂吼一声,狠狠地给了朱茵一巴掌,然后转身飞

也似地跑掉了。


  「家兴,对不起,但是,为了我的家人,也为我的前程,我也没办法啊……」


  看着远远跑走的顾家兴,本来十分冷酷的朱茵却一下子变得痛苦起来,一双

秀美的眼眸不住流淌着晶莹的泪珠。


  「朱小姐,这样就可以了,我们走吧!」坐在车上的中年男人看着这一幕,

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夫人还在酒店等你呢!我们要快走,别让少爷看出破

绽!你也别哭丧着脸了,夫人说了,只要少爷愿意,事成之后,可以给你一个他

的侍妾的身份,你和少爷也只是暂时分开一下而已,别整的跟生离死别一样……」


  朱茵痛苦地点了点头。


  ……


  距离出租屋不远,有一家名叫「李记私房菜」的小菜馆,这家店在这条路上

有些年头了,菜肴价廉物美,味道不错,是以前朱茵和顾家兴经常来这里下馆子

的地方。


  此时,顾家兴叫了几个菜,正在就着菜肴喝着闷酒。


  一杯杯的白酒灌进了肚里,顾家兴的眼中是慢慢的仇恨。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朱茵,你为什么这么对我?!」顾家兴心

里的怨毒,此时已经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此时的顾家兴心里,不禁想起了半年前和朱茵相识的那些点点滴滴。


  那是半年前,一个寂静的夜晚,顾家兴走在了自己每天晚上必然会散步的街

道上,此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街上的人异常的少。


  「救命啊!来人啊!救命啊!」在走到一条寂静的小巷子的时候,忽然,顾

家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哭喊声。


  顾家兴很好奇地往里看去,却见一个男人正赤裸着上身,将一名少女压在了

身下,撕扯她的衣服,而少女不住哭喊,挣扎。


  「救人!」顾家兴当时没想那么多,他一下子冲了上去。


  顾家兴的功夫非常好,他从小就得到过日本最好的空手道大师大山倍达一年

的亲自指点,后来又学习了多种拳术,一般人是根本无法打得过他的


  现在,正是该出手时就出手,顾家兴喝道:「大胆色狼,放开这位小姐!」


  说着,冲上前去,一脚就踢开了那个欺负这位姑娘的色狼。


  「臭小子,你给我等着!」被踢开的色狼骂了一句,转身就跑。


  顾家兴本来以为自己踢倒了这个色狼,他会扑上来和自己打斗,早已经做好

了准备搏斗的准备,哪里知道,这家伙就这样跑了。


  顾家兴觉得有些奇怪,这个时候,他看向了身下那位有些衣衫不整的姑娘,

却登时有些呆住了,身下的女子不过二十岁年纪,此时脸颊上带着点点泪痕,却

是眉目如画,青春美貌,圆圆的脸蛋配上完美无瑕的玉容,令之前从没有谈过恋

爱的顾家兴,此时心里一下子感觉紧张起来。


  他有点明白,一见钟情的意思了。


  ……


  「你没事儿吧?」此时,盯着那名长相完美无瑕,甜美动人的少女,顾家兴

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将她扶了起来,生怕她受到一点伤害一样。


  「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少女抹着眼泪站起身来,身子还在不断地

发抖,显然非常害怕。


  她身上的衣裳,外套已经被脱掉,内衫也被扯破一些,露出了雪白诱人的肌

肤,一抹洁白的乳沟隐隐可见。


  女孩儿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妥,赶忙捡起地上的外套穿在身上,又一次说道:

「真的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今晚……今晚恐怕……」


  顾家兴盯着少女洁白动人的脸蛋儿,赶忙问道:「小姐,要不要我带你去报

警啊?」


  少女摇了摇头,说道:「算了,这位先生,我……我也不想追究此事了,你

……我要回家了……」说完,少女转身就想走。


  顾家兴赶忙说道:「那个,小姐,我……我觉得……你看,天都这么晚了,

你一个人回家太危险了吧?尤其是你刚刚遇到过色狼,要不我还是送你回家吧?」


  那少女愣了一下,接着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说道:「那……那好吧……」


  于是,两个人一起走在大街上,缓缓行走。


  「小姐,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顾家兴问道。


  「呵呵,你都没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少女嬉皮一笑,

可爱娇俏的样子,令顾家兴不禁有些看呆了。


  顾家兴赶紧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少女:「我叫顾家兴!」


  「顾家兴?好好听的名字啊!」少女这个时候才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叫

朱茵!」


  「朱茵?这个名字也很好听,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名字啊!」顾家兴心情特


                别好


  两个人当下边走边聊天,走到一会儿,顾家兴很自豪地说起了自己会的语言,

说道:「我精通国语和粤语,另外,我还会韩语,日语,英语,法语,德语,俄

语!」


  「哎呀,你会这么多语言啊?」朱茵特别吃惊,「这么说在我面前的还是一

位语言学霸?」


  「什么学霸啊,多努力而已啦!」顾家兴呵呵笑道,其实他从小就很是聪明,

什么东西一学就会,所以才能掌握这么多种类的语言。


  「是吗?可是我为什么努力了几年,才勉强掌握英语啊……」朱茵轻笑道…


  …


  ……


  转眼间,到了朱茵所住的房子,顾家兴却一下子呆住了。


  「你也住在这个小区啊?」朱茵住的房子就是顾家兴租住的房子的小区,这

座小区有五栋楼房,是二十年前的老房子了,虽然环境不是很好,但是房租低廉,

所以顾家兴才选择租住在这里。


  只是,顾家兴怎么也想不到,朱茵居然会同样住在这个小区。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朱茵看顾家兴神色有些古怪,疑惑地问道。


  顾家兴似笑非笑地说道:「其实,我也住在这个小区,咱们还是邻居啊!」


  「是吗?这么巧啊?我才搬来不到一个星期,你住几号楼啊?」朱茵问道。


  顾家兴笑道:「我住二号楼302 ,你呢?」


  「我住四号楼403 ,看起来我们真的好有缘分啊,居然还是邻居!」朱茵非

常开心,「说实话,香港的房价好高啊,我们学校的宿舍又太吵,像猪圈一样,

我喜欢清静,才出来租房子的!」


  「很好,很独立!我佩服你!」顾家兴对着朱茵翘起了大拇指。


  朱茵嘻嘻一笑,说道:「那个,我现在到家了,要回家了……你看……」


  「哦,那,那我也先回去了,今晚祝你有个好梦!」顾家兴也不知道怎么的,

在这个少女面前总是感觉有些紧张。


  「嗯……这样吧,我们互相交换电话号码,怎么样?」朱茵忽然说出这么一

句话来。


  「交换电话号码?好啊!」正在想着怎么跟美女套近乎的顾家兴,一听朱茵

提出要加自己的微信,立刻心里大喜。


  于是,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之后,顾家兴和朱茵这才分了手。


  ……


  回到了自己住的出租屋,虽然是三十八平米的小房子,可是却收拾的紧然有

序。


  顾家兴躺在了床上,忍不住想起了刚才漂亮的朱茵的美貌。


  「朱茵……茵茵……茵儿……」


  顾家兴心里只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挂念一个女人,他好希望朱茵能做

自己的女朋友啊……


  「对!我一定要让这个女孩子做我的女朋友!」这个时候,顾家兴心里怎么

样也遏制不住这个念头,他不能失去朱茵这个美少女,他一定要追到她!


  想到这事儿,顾家兴心里坦然了许多,他决定从明天开始,好好追求朱茵了

……


  一见钟情,这就是真正的一见钟情!


  ……


  第二天一大早,朱茵从睡梦中醒来,洗漱过后,朱茵淡淡笑着开门,想要出

去买早点。


  可是,她却呆住了。


  门口站着一个英俊的男人,手上拿着早餐,正笑吟吟地看着她。


  「顾家兴,你这是……」朱茵有些呆住了。


  「是这样的,我起了个早,帮你买了早餐,给你送来,可以吗?」顾家兴微

笑道。


  朱茵呆了呆,接着轻轻一笑,说道:「谢谢,进来吧!」


  顾家兴简直觉得如沐春风啊!


  ……


  两个月来,顾家兴使尽了各种法子讨好朱茵,他每天都要在清晨拿着鲜花守

在朱茵家的楼下,还帮着朱茵做饭,在放假的时候主动请她去看电影,吃大餐。


  他的画卖的不算多差,但也不算多好,每个月的钱很拮据,但就算是这样,

他还是尽力为朱茵花钱,还知道她是电影学校的学生,想要成为明星,做林青霞

那样的电影明星,梅艳芳那样的歌星,于是他更热情的为他写歌,唱歌,写词。


  一开始,朱茵对他的这种狂热地追求表现的十分平淡,但是并没有拒绝,慢

慢的,两个星期以后,朱茵开始慢慢和顾家兴热情起来。


  在顾家兴一次次以各种他能想到的浪漫方式的追求下,朱茵越来越开心,每

次都和他玩儿的很快活。


  两个人在认识的第一个月月末,确定了恋爱的关系,接下来的一个月,便是

尽情地厮守。


  每天,顾家兴都是亲自去电影学院接朱茵放学,每天定时来为她做饭,陪她

吃饭,然后晚上的时候会自然而然地乖乖离开。


  他不会勉强朱茵什么,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女孩子,她希望朱茵主动允许的时

候,她们再有进一步的接触。


  直到两个月零三天的时候,这一天晚上,顾家兴照样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对于脑力强大的他来说,做饭真心不算什么大事儿。


  陪着朱茵吃完了饭,然后帮她洗完了碗,接着陪着她在客厅里看电视。


  看了一阵偶像剧,顾家兴转过头,盯着美得不像凡人的少女,心里不禁起了

一丝丝难以想象的涟漪。


  尤其是她隆起的胸部,随着她轻微的呼吸上下微微起伏,是那样的诱人心扉,

顾家兴可是个生理正常的男人,而且从小练武,身体强度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性欲也是旺盛无比,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在自己面前,只能看不能吃,

这种折磨真不是盖的。


  「茵茵!」顾家兴忍不住握住了朱茵的纤纤玉手,眼中放出的欲望,傻子看

了都能明白。


  「你……」朱茵眼见男朋友露出这种神色,脸上一红,一把将手抽了出来,

「别这样……我不是那么随便的……」


  顾家兴愣了一下,登时也觉得自己有些不对,赶紧说道:「那个,对不起…


  …我不该这样的……「


  说着,咬了咬牙,站起身来,说道:「那个……对不起,时间也不早了,我

该回去了……」说完,顾家兴就要往大门走去。


  「等等……」忽然,朱茵一把叫住了顾家兴。


  顾家兴愣了一下,转过了身来,直愣愣地看着朱茵。


  朱茵羞红着脸,低下了头,玩弄着衣角,嗔道:「其实……今晚……你也可

以不走的……天都这么晚了……你……你留下来陪我吧……」


  顾家兴呆了半晌,接着他的呼吸急促起来。


  「我……茵茵……我……」顾家兴结结巴巴地凑上前来,他一把搂住了朱茵

诱人的纤腰,大手按在了朱茵的翘臀上,大力揉搓,同时再也忍耐不住,嘴唇狂

热堵住了朱茵诱人的小嘴。


  「唔……」被这个英俊的男人亲着自己的敏感小嘴,朱茵的柔嫩娇躯轻微地

晃动了几下,便毫无力气地瘫软在了顾家兴的怀中。


  顾家兴之前有过几个女朋友,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顾家兴如此的狂热,

他坚硬的鸡巴早已经昂首挺胸,顶着朱茵的小腹,他的大手随着舌尖狂热地探入

朱茵的小嘴儿,不住地抚摸着她的乳房。


  「啊……家兴,我们上床去,别着急……啊……」和顾家兴亲吻了一阵,朱

茵推开顾家兴的嘴唇,她洁白的脸蛋儿早已红的厉害。


  「好,茵儿,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顾家兴轻松一个公主抱就将

朱茵抱起来,冲进了她的卧室。


  压着朱茵,扑倒在单人床上,粗鲁地热吻在一阵招呼在朱茵诱人的香唇上。


  如此狂热地和男人接吻,是身为处女的朱茵从未经历过的,两个人虽然还隔

着衣服,可是能感觉到男朋友下身那根炙热的阴茎,浑身发抖的朱茵,渐渐忘却

了一切,迷醉在这等性爱之中。


  顾家兴的大手开始疯狂地脱朱茵和自己的衣服裤子,心爱的女人的衣服一件

件被她扔掉,当外面的遮掩消失的时候,三点式下的若隐若现的少女胸脯和阴部,

令顾家兴的鸡巴似乎要爆开了一般。


  朱茵盯着也几乎脱光,就剩下一条内裤的男人,他雄健的身姿,令她的情欲

也攀升上来。


  她颤抖着伸手,隔着内裤抚摸顾家兴的阴茎,那粗大坚硬的家伙,让从未经

历过男人的朱茵惊呆了。


  「好……好大……家兴,你……你怎么这么大……」


  「我会让茵茵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顾家兴说着,快速脱掉了自己

的内裤,然后三下五除二,就解开了朱茵的胸罩扣子。


  雪白的一对玉乳弹了出来,朱茵的容貌美丽无双,身材娇小玲珑,一对乳房

却是丰满硕大,估计有C        罩杯,顾家兴看的兴奋,低头含住了朱茵处女粉红的乳

头,说道:「我好喜欢茵茵的奶子,嗯,你的奶子真大……啊……」


  他狂热地吻着,舔着朱茵的奶头,手掌更是轻轻搓揉,身为处女,本就敏感

的少女,在男人地吮吸下,没几下,就难以忍受地呻吟起来。


  「啊……啊……啊啊……啊……」


  顾家兴听到了心爱的女人的呻吟叫床,更是无法控制,他赶紧弯下身子,将

朱茵的内裤给脱下来,扔到一边。


  少女的三角地带,毛不多,阴唇是粉红的颜色,上面已经有水迹。


  「茵茵,我要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我的老婆!」顾家兴将她的大腿分开,

傲挺的肉棒就要插入。


  「等等……不要……」羞红着脸的朱茵忽然坐起身来。


  「怎么了?」顾家兴喘着气问道。


  朱茵犹豫了一下,侧过身子打开柜子,取出一个红色的长盒子,顾家兴登时

知道了那是什么。


  「我……我还要上学……不能怀……戴……戴上……」朱茵拿出一个,娇羞

着递给顾家兴。


  顾家兴心里有点不开心,毕竟戴这个玩意儿,快感会少很多,可是他也没有

反对,撕开带子,拿出来套上,却发现尺寸有点不够,只能勉强戴上。


  「以后要买大一号的!」顾家兴淫笑着掰开了朱茵的大腿,少女有些羞耻地

闭上了眼睛,顾家兴熟练地将阴茎顶在了朱茵的花蜜口,摩擦了两下就插了进去。


  登时,难以想象的快感,包围了顾家兴的阴茎,生理的满足,心理的兴奋,

顾家兴简直无法控制自己。


  「啊!疼!啊啊……轻点……」顾家兴的兴奋令他势如破竹,很快就刺破了

朱茵的贞操,而巨大的疼痛,也让初次破身的朱茵很是难受。


  终于和心爱的女人合为一体,虽然隔着一层膜,可是顾家兴却觉得从未如此

快乐的做爱过,他开始放肆地冲刺,同时一边粗鲁地抚摸朱茵的洁白肌肤。


  「轻点……啊……疼,别……」朱茵本就还是初次落红,再加上顾家兴的鸡

巴又异常的粗大,这样用力,让朱茵疼的难受。


  「对不起……我弄疼你了……抱歉!」过了一开始的兴奋劲儿,顾家兴也察

觉到自己确实粗鲁了一些,这个少女身子娇弱,自己怎么能这么粗鲁呢?


  于是,顾家兴放慢了鸡巴的抽送,同时捧着朱茵娇嫩的玉乳,又捏又摸,一

边抽送,一边吻住了朱茵的娇唇。


  柔嫩的少女,虽然下体疼痛,但却抱着心爱的男人,腼腆地回应着。


  巨大的阴茎插在朱茵的阴道,虽然攻击力道已经不大,但是依然在冲刺中,

会让处女落红的少女,为之的疼痛而呻吟叫喊。


  俊男美女,赤裸着身子在这间屋子里做着最原始的快乐运动,顾家兴早已经

彻底沉迷其中,只专注于女朋友完美的身子,而朱茵虽然觉得不怎么舒服,但是

心里深爱着这个男人,也让她在做爱中觉得很幸福。


  两个人因为是第一次交合,所以做爱的姿势没有变换,就是传统的男上女下。


  「噼噼啪啪」地肉体碰撞,朱茵其实没感觉到多大的快感,只是到最后的时

候,顾家兴用稍微大点的力气冲刺后,她的阴道才因为有淫水的滋润,觉得舒服

了点。


  「别,别弄了……我不行了……在弄我就死了……」虽然阴道内感觉到了一

点点快感,但是朱茵却已经精疲力尽,处女第一次都是这样,做一阵子就没力气

了。


  顾家兴本来还没有尽兴,可是却体谅心爱的女人:「茵茵,我知道……很快

就好……」


  在抽送了两三分钟,在朱茵皱着秀眉地呻吟下,顾家兴爽快地哼了一声,套

子里被射满了白白的精液。


  「啊……完了……拔出来的时候要小心啊……别……别漏进去……」朱茵喘

着气嗔道。


  顾家兴摸了两下朱茵的乳房,浑身大汗的他轻轻拔出了自己的阴茎。


  看着安全套上沾着的红白混合的体液,顾家兴笑了笑,心里无比开心……


  这层窗户纸被捅破之后,顾家兴和朱茵就退了一间房子,然后快活地同居在

了一起。


  除了朱茵来月经的时候,他们每天都要做爱,做了两次之后,朱茵就彻底尝

到了滋味儿,之后做爱,她一次比一次狂热。


  每次做爱,朱茵都要求顾家兴戴安全套,而每天晚上他们做爱起码要消耗三

个安全套,可以说是用量很大。


  直到几个月后,遇到了今日发生的这件事情。


上一篇:豪华游艇之旅
下一篇:负心郎